手機閱讀

首    頁

法師開示

法師介紹

人間百態

幸福人生

精進念佛

戒除邪淫

最近更新

居士文章

寺廟介紹

熱點專題

消除業障

素食護生

淨空法師

佛教护持

 

 

 

 

 

 

全部資料

佛教知識

佛教問答

佛教新聞

深信因果

戒殺放生

海濤法師

熱門文章

佛教故事

佛教儀軌

佛教活動

積德改命

學佛感應

聖嚴法師

   首頁居士文章

 

明清居士名家文集:西方合論卷之十(袁宏道)

 (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)

 

西方合論卷之十

  第十釋異門

  夫西方大旨。經中自明。淨土要門。諸論具釋。如天親。智者海東越溪等。皆抉發幽微。舉揚宗趣。近則雲棲和尚。所著小本疏鈔。條分類析。精宏淵博。真照夜途之長炬。截苦海之輕舟。諸師所發。已無余蘊。但諸經中。隨時立教。逗根說義。時有差別。致生學者疑畏。今略為拈出。博采諸論。附以管見。會歸一處。以便參攻。

  一剎土遠近釋 二身城大小釋

  三壽量多少釋 四花輪大小釋

  五日月有無釋 六二乘有無釋

  七婦女有無釋 八發心大小釋

  九疑城胎生釋 十五逆往生釋

  一剎土遠近者。問大小本經。皆雲西方。去此十萬億剎。觀經獨雲。阿彌陀佛。去此不遠。二說誰正。釋以遠近無定故。故言亦遠亦近。何故。凡言某方者。某方至某方。至某方幾城幾剎者。是從色身建立。身相虛故。是故所計方向道裡。亦皆不實。不得言誰近誰遠。如滇人言燕地遠。是從滇計故。燕實無遠。齊人言燕地近。是從齊計故。燕實無近。又如十步之地。蟻子即遠。大象即近。不應言遠是實。何故。是地不當從蟻計故。亦不應言近是實。何故。是地不當從象計故。又則計十步者。亦非是寔。何故。是地既不從蟻不從象。亦不當從人計故。智度論曰。隨世俗所傳。故說有方。方實不可得。問曰。何以言無方是方亦有亦常。如經中說。日出處是東方。日沒處是西方。日行處是南方。日不行處是北方。日有三分合。若前合。若今合。若後合。隨方日分。初合是東方。南方西方亦如是。日不行處是無分。答曰。不然。須彌山在四域之中。日繞須彌。照四天下。郁怛羅越日中。是弗婆提日出。於弗婆提人。是東方。弗婆提日中。是閻浮提日出。於閻浮提人。是東方。是實無初。何以故。一切方皆東方。皆南方。皆西方。皆北方。汝言日出處是東方。日行處是南方。日沒處是西方。日不行處是北方。是事不然。問曰。我說一國中方相。汝以四國為難。以是故。東方非無初。答曰。若一國中日與東方合。是為有邊。有邊故無常。無常故是不遍。以是故。但有方名而無實。是則方所尚不可得。豈有程途。然亦不廢方所及程途故。何故。以不當從閻浮提計。亦可即閻浮提計故。如日雖非東西出沒。亦可言東出西沒故。

  二身城大小者。問聲王經曰。阿彌陀佛。與聲聞俱。其國號曰清泰。聖王所住。其城縱廣十千由旬。觀經曰。佛身高六十萬億那由他恆河沙由旬。眉間白毫右旋。宛轉如五須彌山。佛眼如四大海水。今計一海八萬四千由旬。四海合三十三萬六千由旬。身過其眼五百六十萬由旬。計所住城。尚少於眼三十二萬六千由旬。何況其身。不應身城懸絕如是。釋海東疏中。亦有此問。疏曰。彼佛有眾多城。隨眾大小。城亦大小。大城之中。示以大身。小城之中。現以小身。聲王經言。十千由旬者。是與聲聞俱住之城。當知。佛身相當而住。觀經所說身高大者。當知。其城亦隨廣大。與諸大眾俱住處。故先德雲。法華中淨光莊嚴土。唯演頓故。淨名中眾香佛土。純菩薩故。所以彼佛但現高大之身。若安養土。頓漸俱談。聲聞菩薩。共為僧故。故使佛示生身法身二種之相。三十二相。通於生法。大小共見。若八萬相。局在法身。大乘賢聖。方得見也。是故應以藏塵尊特之相得四益者。佛為稱機。現藏塵尊特身。應以八萬尊特之相。得四益者。佛為稱機。現八萬尊特身。應以三十二尊特之相得四益者。佛為稱機。現三十二尊特身。如毗盧遮那。聲聞視聽。隔於對顏。不妨菩薩。更見大身。何故。佛身隨所被機。大小如日光隨隙分大分小。而是日光無大小故。

  三壽量多少者。經雲彼佛壽命。無量無邊阿僧祇劫。又雲。彼佛至般泥洹時。觀世音菩薩。乃當作佛。既當入滅。即是有量。釋。先德雲。藏通補處彰佛有量。別圓補處。顯佛無量。以十方三世一切如來。更無彼此。迭相見故。同一法身。一智慧故。菩薩機忘。如來應息。名補佛處。實異藏通。前佛定滅。後佛定生。故金光明。四佛降室。疏乃釋雲。若見四佛同尊特身。一身一智慧。即是常身。弟子眾一故。若見四佛佛身不同。即是應化。弟子眾多故。故知。全法界身。非生非滅。豈得豎分當現。橫論彼此。既非生滅。無量義成。且淨佛剎中。摩剎水樹。皆是佛身故。經中雲。是諸眾鳥。皆是阿彌陀佛變化所作。智度論曰。眾生甚多。若佛處處現身。眾生不信。謂為幻化。心不敬重。有眾生從人聞法。心不開悟。若從畜生聞法。則便信受。如本生經說。菩薩受畜生身。為人說法。人以說法希有故。無不信受。有人謂畜生。是有情之物。以樹木無心。而有音聲。則皆信受。以是故。水樹禽鳥。皆是佛身變現故。若佛壽量有盡者。道場國土。及諸水鳥音聲。亦應有盡。若有盡者。不應有補。若無盡者。不應言滅。如虛空分齊。非有分齊。非無分齊。以不思議智。照之可得。

  四花輪大小者。小本曰。池中蓮華。大如車輪。觀經雲。一一池中有六十億七寶蓮華。團圓正等。十二由旬。大本雲。池中蓮華。或一由旬。乃至百由旬。千由旬。夫人世車輪。大不逾丈。縱復輪王千輻金輪。縱廣不過一由旬何得大小相懸乃爾。釋花輪大小。亦如身城。以眾生機有大小故。身城水樹。現有大小。蓮華亦然。如初地化百佛剎。見佛百葉花。二地化千佛剎。即見千葉。三地萬葉。四地億葉。五地千億。六地百千億。七地百千億那由他。八地百千萬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。九地百千萬億阿僧祇國土微塵數。十地十不可說百千億那由他佛微塵數。以自受用身有大小故。見花亦爾。非是花有大小故。嘗聞僧言。海邊有阿育王捨利塔。眾生見者。光明各異。有見無光者。有見光如細豆許者。有見如棗炬者。有見如指頂大者。有見大如斗者。如斗者千不一見。眾生同一肉眼所見尚異。何況菩薩聲聞。乃至人天等。功用懸絕。所感花輪。焉得不殊。如此土中。剎利貴種。飛樓傑閣。遍滿城邑。寒微茕子。敝茅土窟。乃至不得。不應難言大小懸殊。何故。是自福德所招故。寶池花相。應亦如是。

  五日月有無者。諸本或言。日月虛空。或言處空。而不運轉。或不言有無。或直言無有。又經曰。彼佛光明普照佛剎。無量無數。不可思議。映蔽日月。諸聲聞眾。皆有身光。能照一尋。菩薩光照。極百千尋。二菩薩光明。常照三千大千世界。如是雖有日月。如爝火之處太陽。豈有光照。若日月不能照者。應無晝夜。何故。經言。晝夜六時。及與清旦食時等事。明知。亦是權說。借此晝夜。喻彼時分。非為實事。且晝夜往來者。是眾生心明暗傾奪。感有此相。故淨佛國土。不應有此。如忉利而上。尚不假明日月。何況極樂。縱令有者。亦是彼化國眾生。色空見未盡。現有如是日月相故。而實佛土。無有日月。如大論曰。釋迦文佛。更有淨國土。如阿彌陀佛。阿彌陀佛。亦有不嚴淨國。如釋迦文佛。此隨機感說。亦不妨說有故。

  六二乘有無者。問天親菩薩無量壽偈曰。大乘善根界。等無譏嫌名。乃至不聞二乘名。何況有實。是諸經中皆言。國土聲聞不可稱量。何故釋。先德雲。二乘生者。皆是臨終。回小向大。以習小功深。聞佛所說。及風柯水響。皆演小故。暫證小果。漸次增進。至菩薩位。非是住小。是故說無二乘者。有二義。一是決定二乘不生。是寔無故。二是不住二乘。是畢竟無故。辟如二人同官郎署。一人官止於此。一人將遷。止郎署者。可以稱郎。以無後官故。將遷官者。不定是即。以即畢竟改故。以是故淨土不得言有二乘。以畢竟至菩薩位故。

  七婦女有無者。聲王經中。阿彌陀佛。亦有父母。何得言無女人。釋。此亦化作。如化鹦鹉。海東疏曰。聲王經。說安樂世界阿彌陀佛有父母者。是變化女。非寔報女。又復雖有父母。而非胎生。實是化生。假為父母。如彼經言。若四眾能正受佛之名號。以此功德。臨命終時。阿彌陀佛。即與大眾。住此人所。令其得見。見已慶悅。倍增功德。以是因緣。所生之處。永離胞胎穢欲之形。純處鮮妙寶蓮花中。自然化生。具大神通。光明赫奕。當知。父母假寄之耳。或說。聲王經中。說有父母。是顯彼佛所住穢土。是義不然。何故。彼經既說寶蓮化生。又言。二菩薩侍立左右。此等悉是淨土相。不異觀經所說故。當知。彼經所說。提婆達多及魔王等。悉於淨土。變化所作。不由此等為非淨土。如化畜生非穢土故。

  八發心大小者。魏譯三輩之中。皆有發菩提心。觀經下品。直言十念。諸經互異。今欲知會者。諸經皆是發大菩提心。以為因故。何故。若是最初無大因者。其人雖復經耳。亦生疑難。何得頓聞頓信。是故當知。下品十念者。亦是宿植大因。後生退墮故。其臨終遇善知識。如旱苗得雨。萌芽頓發故。若無因者。知識尚不得遇。何況信受。如聰慧貴游之士。多有愈聞愈不信者。即知。一聞頓念。非是小緣。不應以一生作惡。便謂此人無大因故。經雲。世間人民。得聞阿彌陀名號。若慈心喜悅。毛發聳然。淚即出者。皆是累世嘗行佛道。或他方佛所嘗為菩薩。是故不論颛愚黠慧。凡至心念佛者。皆是多劫深植善根。發大菩提心故。何故。所謂善根者。不專言智慧。若復無根。如種焦谷。豈有芽出。如世間弈棋小事。有無知賤流。頓學頓精者。有智士習之。終身居末品者。即知是因。小枝無因。尚不得入。何況大法。是故若有信是希有難信之法者。是人即是大心菩薩故。

  九疑城胎生者。元魏譯曰。若有眾生。墮於疑悔。積集善根。希求佛智。普遍智。不思議智。無等智。威德智。廣大智。於自善根。不能生信。由聞佛名起信心故。以此因緣。於五百歲。處花胎中。猶如苑觀宮殿之想。不見佛。不聞法。是名胎生。魏譯曰。不了佛智。然猶信罪福。修習善本。願生其國。是故胎生。宋譯曰。眾生所種善根。不能離相。不求佛慧。妄生分別。深著世樂。人間福報。是故胎生。王氏本曰。若有眾生。修諸功德。願生彼剎。後復疑悔。不信有彼佛剎。不信作善得福。其人雖爾續有念心。暫信暫不信。臨命終時。佛乃化現其身。令彼目見以心悔故。其過差少。亦生彼剎。是謂胎生。今按前二譯。但不信自性。不了佛智。名胎生故。宋譯則直言修善求生人天者為胎生。極樂國中。無胎生故。若王氏。則又以不信佛剎。不信罪福。暫信暫不信。為胎生。異前譯中。聞名起信。及修習善本。二種往生。大約淨土中。略言九品。廣言千萬品。亦不能盡。如今生人中者。種種福報。種種罪業。各各不同。是故諸譯。雖互異。皆為實語。就中元魏譯。旨趣尤奧。以不信自善根故依他起信。即是疑城。信自善根者。即頓了自心。不從他得。以入悟方能脫疑。是故未悟而修。終隔疑胎。胎以裹蔽為義。未悟之人。諸障未徹。合得是報。此等當在中下下上品攝。何故下品後二種。經歷六劫十二劫。方得花開。此但五百歲故。若如王本。則信佛猛利。未若最後二種。又所生在其剎邊地。不應五百歲得見佛故。

  十五逆往生者。大經曰。唯除造五無間惡業。誹謗正法及諸聖人。觀經則五逆十惡。臨終十念。皆得往生。當知。大經揀五逆者。以誹謗故。何故。入淨土以信為導師。誹謗是信之賊。如水無所不容。但不容火。以火自不能容故。如風無所不入但不入石。以石自不堪入故。誹謗之人。燒正法如猛焰。障佛智如鐵壁。是故法海慧風。無因得受。觀經。揀誹謗不揀五逆者。義同文異。以五逆雖至惡。尚無決定不信之見。不應揀故。然有大心之人。始或不信。後因啟發。猛省前失。如韓昌黎。始斥佛骨。後歸依大顛。張無盡。初诋佛書。欲著無佛論。後觀淨名經。大有省發。卒為宗門龍象。尤是法中希有之事。是故儒林英特。或有謬聽先入。誤謗佛法。但速圖改悔。即是盛事。不應以謗為障難故。

 

上一篇:仁俊法師:生命可貴作業必慎
下一篇:仁俊法師:靜坐初步簡要法


即以此功德,莊嚴佛淨土。上報四重恩,下救三道苦。惟願見聞者,悉發菩提心。在世富貴全,往生極樂國。

台灣學佛網 (2004-2012)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