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閱讀

首    頁

法師開示

法師介紹

人間百態

幸福人生

精進念佛

戒除邪淫

最近更新

居士文章

寺廟介紹

熱點專題

消除業障

素食護生

淨空法師

佛教护持

 

 

 

 

 

 

全部資料

佛教知識

佛教問答

佛教新聞

深信因果

戒殺放生

海濤法師

熱門文章

佛教故事

佛教儀軌

佛教活動

積德改命

學佛感應

聖嚴法師

   首頁居士文章

 

明清居士名家文集:西方合論卷之二(袁宏道)

 (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)

 

西方合論卷之二

  第二緣起門

  夫樂鮑肆者。不念檀旃非實不念。以不厭故。乍使引之晤室。熱旃炙沈。不終日而悲其昔之穢。厭離之不早也。夫生死臭穢。愈於鮑肆。眾生貪嗜。倍彼蠅蚋。諸佛為鬻香長者。見一輩人天。沒溺濁海能不恻然。是故阿彌導師。廣開香嚴之肆。釋迦慈父。確指淨域之門。盡大地無非貧兒。一佛號便為資本。欲驗誠言。莫離十念。塞鼻膻腥。久當自厭。今約西方起教。略分十義。

  一一大事故 二宿因深故

  三顯果德故 四依因性故

  五順眾生故 六穢相空故

  七勝方便故 八導二乘故

  九堅忍方故 十示真法故

  一一大事者。眾生處五濁世。如因處獄。但以罪之輕重。受等不等罰。或干小法。或投極網。辜雖不同。至於缧绁之苦。笞杖之罰。未有一人得免者何也。以入獄者皆罪人。處人天者。皆是業報。分段之身故也。然罪人一入獄。未有時刻不求出離者。則以知獄之煎苦。難忍難堪棘牆之外。更有許大安樂世界故也。今眾生以煩惱為家。以生死為園觀系心衣冠之囚長。適情金玉之桁楊。豈知大鐵圍山。是我棘牆三界。法場之外。各各自有家鄉田地也。諸佛憫此。酸心痛骨。是故為分別淨穢。指以脫歸路程。而歲久拋棄之人。了無歸處。諸佛又大建宅捨以安之。一則往來獄門。為治道途。一則長伺獄外。修飾旅館。如是之恩。何身可報。嗟夫燭三界之長夜。揭億生之覆盆。諸佛既不惜垂手。眾生獨何苦戀戀也。經曰。如來為一大事。出現於世。大事者。即此事也。眾生種種。反戀此毛頭許事。以小易大。甘心瘦死何哉。

  二宿因深者。有三。一者正因。二者正願。三者正行。一正因者。即是三世諸佛與諸有情。自清淨體。如萬象依空。山川依地。谷依種子。花果依仁。若無此因。佛果不成。何以故。一切悲智。純依此因而得建立。故長者合論曰。如來藏身。即法身也。諸福智海。莫不居中。故稱為藏。若不見法身。一切福智。大慈大悲。悉皆不辦。總屬生滅。法身者。即正因是。二正願者。如本經。法藏比丘於自在王如來所。發四十八大願。一願不成不取菩提。此是依自性無量悲智。發如是不可思議願力。非是心外見有眾生。發願欲度。以眾生非心外故。三正行者。如本經言。發是願已。如是安住種種功德。修習如是菩薩行。經於無量無數億那由他百千劫內。又如一向出生菩薩經雲。阿彌陀佛昔為太子。聞此微妙法門。奉持精進七千歲中。脅不至席。不念愛欲財寶。不問他事常獨處止意不傾動。復教化八千億萬那由他人。得不退轉。此是自性行持。自性精進。非是有作有為功德。雖歷億劫。不離一念。以微妙法門。離一切行一切劫故。是謂正因。正行正願。如伊三點。缺一不成。非是作得。非不作得故。先德雲。根深果茂。源遠流長。宿因既深。教起亦大。誠然乎哉。

  三顯果德者。如華嚴經普賢行願品雲。諸佛如來。因於眾生。而起大悲。因於大悲。生菩提心。因菩提心。成等正覺。譬如曠野沙碛之中。有大樹王。若根得水。枝葉華果。悉皆繁茂。生死曠野菩提樹王亦復如是。一切眾生。而為樹根。諸佛菩薩。而為華果。以大悲水。饒益眾生。則能成就諸佛菩薩智慧華果。是故當知。一切諸佛。取佛果者。依於眾生。若無眾生。佛果不成。譬如漢王以救民故而有百戰。以百戰故登大寶位登寶位故。百姓樂業。若無百姓即無如上等事。究而論之。凡行一德一事一利一名者。若無眾生。皆悉不成。是故我無眾生。即不成我。眾生是依。我即是正。眾生是正。我即是依。人我平等。依正無礙。是法爾故。法爾者。即自然果德故。若向外建立。即不成果義。

  四依因性者。一切眾生。皆有如是淨性。譬一精金。冶為钗钏及溺器等。金性是一。溺器者是器。具穢非金穢故。若加銷治。為種種玩好等物。金亦不易。生佛亦然。同一淨性。但以钗钏溺器。而有差別。非是性異。是故博地凡夫。十念即生者。以本淨故。阿彌陀佛。欲攝受是眾生即攝受者。以眾生本淨故。如鏡中之光。不從磨得。生淨土者。非是行願及與念力。所能成就。何以故。念行如爐錘等。但能銷金。無別有金生故。

  五順眾生者。謂樂兒童者。當以餅果。樂婦女者。必用绮羅。一切眾生所重。惟寶玉衣食。是故有自然七寶。及與樓閣妙麗衣服飲食等事。譬諸火宅諸兒。非羊鹿等車。決不肯出。出已純與大車。今釋迦如來。順眾生情見。說阿彌陀七寶淨土。秖為眾生見境如是。合如是說。眾生生已。各各自見細妙淨相。無可比喻。方知琉璃[王*車]璖瑪瑙。猶如瓦礫。如達官貴人。向田捨兒。說王宮精嚴。姑就彼人所極珍異者為比。向非情量所及。如對生盲說色。亦無所用其方比矣。

  六穢相空者。如智論曰。譬如人有一子。喜在不淨中戲。聚土為谷。以草木為鳥獸。而生愛著。人有奪者。嗔恚啼哭。其父知已。思惟此子。今雖愛著。此事易離。小大自休。何以故。此物非真故。菩薩亦如是。觀眾生愛著不淨臭身。及種種五欲。若信等五根成就時。即能捨離。若小兒所著。實是真物。雖復年至百歲。著之轉深。若眾生所著物實有者。雖得五根。亦不能捨。以諸法皆空诳不實故。故得捨離。如來為眾生說淨土亦爾。以眾生所著非實。即易為訓化故。如人少時悅色。壯歲營官。老年嗜利。若是實可好著。不應年變月易。以變易故。說淨土時。亦悅亦營亦嗜。如夢中人。喚之即醒。若夢實者。雖喚無益。以俱非實。是故諸佛為一切眾生。說如是法門。

  七勝方便者。為此方便。非是自力。亦非他力。緣自性海中。具有如是自在功德。一切現成。是故一句聖號。無復煩詞。十念功成。頓超多劫。如萬竅怒號力。在扶搖。因竅顯故。如幽谷洞明。功在晨曦。因谷見故。如一線之蟻孔。能穿連山之堤。是水之力。非蟻力故。又如一葉之葦席。能運萬斛之舟。是風之力。非葦力故。總之皆是法界性海。無作無為。不思議力所現。非自非他。一切具足。故有如是殊勝方便。是謂捷中之捷徑中之徑。捨此不修。是真愚癡。

  八導二乘者。二乘避境趨寂。證假涅槃。不得如來法身。受業惑苦。一者無明住地。不得至見煩惱垢濁習氣臭穢究竟滅盡淨波羅蜜果。二者因無明住地。有虛妄行。未除滅故。不得至見無作無行我波羅蜜果。三者因微細虛妄。起無漏業。意生諸陰。未除盡故。不得至見極滅遠離樂波羅蜜果。四者變易生死。斷續流滅不得至見極無變易常波羅蜜果。以是四種業惑。未證真理。如來憫之。教令回斷滅心。修淨土行。令知即空不斷。即有不常。乘大乘智。入涅槃海。

  九堅忍力者。龍樹菩薩曰。童子過四歲以上。未滿二十。名為鸠摩羅伽地。若菩薩初生菩薩家者。如嬰兒得無生法忍。乃至十住地。離諸惡事。名為鸠摩羅伽地。欲得如是地。當學般若波羅蜜。常欲不離諸佛。問曰。菩薩當化眾生。何故常欲不離諸佛。答曰。有菩薩。未入菩薩位。未得阿鞞跋致。受記莂故。若遠離諸佛。便壞諸善根。沒在煩惱。自不能度。安能度人。如人乘船。中流壞敗。欲度他人。反自沒水。又如小湯投大冰池。雖消少處。反更成冰。菩薩未入法位。若遠離諸佛。以少功德。無方便力。欲化眾生。雖少利益。反更墜落。以是故新學菩薩。不應遠離諸佛。問曰。若爾者。何以不說不離聲聞辟支佛。聲聞辟支佛。亦能利益菩薩。答曰。菩薩大心。聲聞辟支佛。雖有涅槃利益。無一切智故。不能教道菩薩。諸佛一切種智故。能教導菩薩。如象沒泥。非象不能出。菩薩亦如是。若入非道中。唯佛能救。同大道故。故說菩薩。常欲不離諸佛。復次菩薩作是念。我未得佛眼故。如盲無異。若不為佛所引導。則無所趣。錯入余道。設聞佛法。異處行者。未知教化時節。行法多少。復次菩薩見佛。得種種利益。或眼見心清淨。若聞所說。心則樂法。得大智慧。隨法修行。而得解脫。如是等值佛。無量益利。豈不一心常欲見佛。譬如嬰兒不應離母。又如行道。不離糧食如大熱時。不離涼風冷水。如大寒時。不欲離火。如度深水。不應離船。譬如病人。不離良醫菩薩不離諸佛。過於上事。何以故。父母親屬知識人天王等。皆不能如佛益利。佛益利諸菩薩。離諸苦處。住世尊之地。以是因緣故。菩薩常不離佛。問曰。有為之法。欺诳不真。皆不可信。雲何得如願不離諸佛。答曰。福德智慧具足故。乃應得佛。何況不離諸佛。眾生有無量劫罪因緣故。不得如願。雖行福德。而智慧薄少。雖行智慧。而福德薄少。故所願不成。菩薩求佛道故。要行二忍。生忍法忍。行生忍故。一切眾生中。發慈悲心。滅無量劫罪。得無量福德。行法忍故。破諸法無明。得無量智慧。二行合和故。何願不得。以是故。菩薩世世常不離諸佛。復次菩薩。常愛樂念佛故。捨身受身。恆得值佛。譬如眾生習欲心重受淫鳥身。所謂孔雀鴛鴦等。習嗔恚偏多。生毒蟲中。所謂惡龍羅剎蜈蚣毒蛇等。是菩薩心。不貴轉輪聖王。人天福樂。但念諸佛。是故隨心所重。而受身形。復次菩薩。常善修念佛三昧因緣故。所生常值諸佛。天如或問曰。禅宗悟達之士。既曰見性成佛。焉肯復求淨土。答曰悟達之士。政願求生。汝但未悟。使汝既悟。淨土之趨。萬牛莫挽。問曰。學者但患大事不明。大事既明。當行佛教。隨類化身。入泥入水不避生死。廣度生靈。何故求生淨土。厭苦趨樂。答曰。汝將謂一悟之後。習漏永除。便得不退轉耶。將謂一悟之後。更無遍學佛法。修行證果等事耶。將謂一悟之後。便可上齊諸佛。入生死不受障緣之所撓耶。審如是。則諸大菩薩。修六度萬行。動經恆河沙數劫者。是皆愧汝。古教有雲。聲聞尚有出胎之昧。菩薩亦有隔陰之昏。況近時薄解淺悟。自救不了者。縱有悟處深遠。見地高明。行解相應。志在度人者。奈何未登不退。力用未充。居此濁惡。化此剛強。此亦先聖之所未許。如以未完不固之舟。濟多人於惡海。自他俱溺其理必然。故往生論雲。欲游戲地獄門者。必生彼土。得無生忍。已還入生死。救苦眾生。以此因緣。求生淨土。又先聖有雲。未得不退轉位。不可混俗度生。未得無生法忍。要須常不離佛。譬如嬰兒。常不離母。又如弱羽。只可傳枝。今此國中。釋迦已滅。彌勒未生。四惡趣苦。因果牽纏。外道邪魔。是非扇亂。美色淫聲之相惑。惡緣穢觸之交侵。既無現佛可依。又被境緣所撓。初心悟達之人。鮮有不遭其退敗者。所以世尊殷勤。指歸極樂。良有以也。蓋彼彌陀現在說法。樂土境緣。種種清淨。倘依彼佛。忍力易成。高證佛階。親蒙授記。然後出化眾生。去來無礙。多見今之禅者。不究如來之了義。不知達磨之玄機。空腹高心。習為狂妄。見修淨土。則笑之曰。彼學愚夫愚婦之所為。余嘗論其非鄙愚夫愚婦。乃鄙文殊普賢龍樹馬鳴等也。非特自迷正道。自失善根。自喪慧身。自亡佛種。且成謗法之業。又招鄙聖之殃。佛祖視為可哀憐者。於是永明和尚。深憐痛哀。剖出心肝。主張淨土。既以自修。又以化世。故其臨終有種種殊勝相現。捨利鱗砌。徑生極樂上品。乃至閻羅以為希有圖像禮敬。夫永明既悟達磨直指之禅。又能致身於極樂上品。以此解禅者之執情。以此為末法之勸信。是真大有功於宗教者。豈特永明為然。如死心新禅師。作勸修淨土之文。又如真歇了禅師。作淨土說有雲。洞下一宗。皆務密修。其故何哉。良以念佛法門。徑路修行。正按大藏。接上上根器。傍引中下之機。又雲。宗門大匠。已悟不空有法。秉志孜孜於淨業者。以淨業見佛。簡易於宗門故。又雲。乃佛乃祖。在教在禅。皆修淨業。同歸一源。入得此門。無量法門。悉皆能入。至如天衣懷禅師。圓照本禅師。慈受深禅師。南岳思禅師。法照禅師。淨霭禅師。淨慈大通禅師。天台懷玉禅師。梁道珍禅師。唐道綽禅師。毗陵法真禅師。姑蘇守納禅師。北澗簡禅師。天目禮禅師等諸大老。皆是禅門宗匠。究其密修顯化。發揚淨土之旨。則不約而同。廣如彼文。不能盡錄。是故當知。禅宗密修。不離淨土。初心頓悟。未出童真。入此門者。方為堅固不退之門。

  十示真法者。一切修行法門。言空即斷。言有即常。未為究竟。唯此念佛三昧。即念而淨。淨非是無。即淨而念。念非是有。達淨無依。即是念體。了念本離。即是淨用。是故非淨外有念。能念於淨。若淨外有念。念即有所。所非淨故。非念外有淨。能入諸念。若念外有淨。淨即有二。二非淨故。當知諸佛。順寂滅心。而嚴淨土。是故念淨土者。當入一切寂滅門。諸佛順常樂我淨心。而嚴淨土。是故念淨土者。當入一切常樂我淨門。諸佛順平等眾生心。而嚴淨土。是故念淨土者。當入一切平等眾生門。諸佛順大悲智業。而嚴淨土。是故念淨土者。當入一切大悲智業門。諸佛順無作無為不可思議業。而嚴淨土。是故念淨土者。當入一切無作無為不可思議門。諸佛順塵勞煩惱性。而嚴淨土。是故念淨土者。當入一切塵勞煩惱門。諸佛順微塵芥子相。而嚴淨土。是故念淨土者。當入一切微塵芥子門。以上諸大法門。但一聲阿彌陀佛。皆悉證入。亦無能證所證之相。若不爾者。則是有余之淨。念佛三昧即不如是。

 

上一篇:仁俊法師:值得我們學習的觀音菩薩
下一篇:仁俊法師:倡踐三不永懷念


即以此功德,莊嚴佛淨土。上報四重恩,下救三道苦。惟願見聞者,悉發菩提心。在世富貴全,往生極樂國。

台灣學佛網 (2004-2012)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