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閱讀

首    頁

法師開示

法師介紹

人間百態

幸福人生

精進念佛

戒除邪淫

最近更新

居士文章

寺廟介紹

熱點專題

消除業障

素食護生

淨空法師

佛教护持

 

 

 

 

 

 

全部資料

佛教知識

佛教問答

佛教新聞

深信因果

戒殺放生

海濤法師

熱門文章

佛教故事

佛教儀軌

佛教活動

積德改命

學佛感應

聖嚴法師

   首頁法師開示

 

慧門禅師:最近淚水常常滋潤了我們的心

 (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)

 

最近淚水常常滋潤了我們的心 
慧門法師 
老菩薩掏心剖肺感動了我!
好久好久了,究竟有多久我也記不清了。
好久好久,我不再為自己的得失而雀躍或覺得失落。
 
2021-12-02至20日,我在麻六甲弘法和舉辦禅二,竟被幾位老菩薩感動得不得了!
  其中一位老菩薩在午休時跑來找我,她說:「師父!這兩天您講的話,都講到我的心坎裡去了!您怎麼知道我的掛礙在哪裡呢?」說完她就一直望著我,望著我。
 
  另外一位老菩薩也跑來找我,還未開口就先落淚。她一面落淚,一面哽咽地說:「我學佛二十幾年,都沒開智慧,這兩天聽您的開示,參加禅二,終於開了一點點智慧。」她竟感動得一直掉淚,一直掉淚,掉淚…。
 
  我被這些老菩薩深深的觸動了!他們對法的渴求及聞法之後自然流露出來的感激之情,令我感動不已!
  起香聲響了,這些老菩薩不得不進禅堂。她們一邊走,一邊回頭看著我,看了好幾回。
 
  當她們的背影消失了,我才意識到自己的眼眶也盈滿了淚水…,那不是悲傷,不是憐憫,也不是高興。突然間分不清是我的淚水,還是她們的淚水…。
  只是單純的淚水!很單純的淚水而已,單純的淚水,淚水,淚水,淚水…
 
大專生經歷啐啄同時
  2010年12月,我在關丹彭亨佛教會主持禅七時,也有幾位大專生來參加。他們在參究的歷程裡,經歷過禅宗快要流失的絕活兒——啐啄同時。其中一位大專生參到被疑情咬住,入室鍛煉。
 
  我馬上對他棒喝:「看著!看著!身體雖在移動,有來有去,你的心有來有去嗎 ? 」
  這位大專生往外徐行,我再棒喝:「看著!看著! 雖然手動足奔,人雖有來有去,但心卻可以不來不去!」
 
  當他走到門口,我再丟出第三次棒喝:「身體不管如何動來動去,只要心不動,身體照樣可以任麼來任麼去,也是沒來沒去!」
 
  當這年輕人生起疑情,卻膠著無法濃縮而增強疑情張力時,就無法爆破。經我出其不意的逼拶,會造就因緣引爆他的疑情。他的疑情一旦爆破,就開悟了。這就是啐啄同時!
 
年輕的大專生觸亮了我的心眼!
  另一個大專生也曾經參加過我在關丹主持的禅七。2011年三月,她又去巴生參加禅五,然後跟著我去到麻六甲參加禅二。
  這位大專生說,有一天,她在學校用功參究的時候,她的心中突然湧現一句擲地有聲的話:「我不是弈文(譯名), 弈文不是我!突然好象有一個新生的我出來了!」
  我聽後跟她說:「這真是很好的體驗呀!就像小雞要“脫殼而出”的境界!禅和子就是要參到把無明之殼打破、沖出來見到如晴朗虛空般的那種境界!」
 
  我自己用看話頭參禅的法門,參究了三十二年,這一路走來,發現現在的禅和子,竟然也能夠體驗和見證到我自己所曾經歷過的境界,這真是很難得的體驗。他們都能夠一一體驗,然後在他們的生活中浮現出來!我真為他們感到高興,這真是再好不過的事!
 
  這次在麻六甲的禅二,也來了一批大專生。其中有一位女生,從來沒參加過任何禅修活動,那是她第一次接觸禅法。
  我一逼問,「拖死屍是誰?到底是誰?究竟是誰?是誰、是誰、是誰、是誰?!四大五蘊本空,這個清清楚楚的人到底是誰?這個人究竟從哪裡來的!」 我的逼問竟然觸動了她的心。她一直在那邊掉眼淚…
 
  後來這位小女生跟我說,經我這麼一逼問,讓她回到小時候那種純淨的心靈裡。她不知道,為什麼小時候就常常在自問「我是誰?我是從哪裡來的?」而一直在那裡疑惑著,疑惑著…。
  經過這次我這樣的再三逼問,讓她在心中感覺到,這個長久困惑著她的問題就要找到答案了,答案就快要浮現了!所以她才感動得一直掉眼淚,一直掉眼淚…。
 
  過後她覺得整個心都變得非常平靜,這股平靜一直陪伴著她回家。
  一直到隔天她來參加第二天的禅修課程,也都維持在這樣平靜的狀態裡,這讓她覺得自己好象已經找到了自己,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樣!
 
  有些人會有像她這樣的經歷。在小時候就突然很單純的自問,「我到底是誰?我是從哪裡來的?人死了到哪裡去?」或者自然升起一股力量急切盼望著、想著要回到自己心靈的老家。這些人幾乎可以說他們在前生前世都是參禅的好手,所以小小年紀就自然憶起過去世的參究方法。
 
超越恐懼,回到自心自性
  同樣在麻六甲的禅二,一位年輕的少婦也來了。原本我並不知道她已經懷孕了,後來才知道她懷孕,竟然還來參加禅二。
  在眾人面前,我開始一個接一個的逼問他們。聽到我的逼問聲在禅堂響起,她初初感覺到有一些恐懼和驚慌。在我逼問別人的時候,她就有股往內心探究的力量。
  當我走到她的面前,逼問她的時候,我發現她的氣色有點不對,我蹲下來再一次的逼問她,一直逼問她。結果,她就真正能夠穿透原來的恐懼與害怕,而進入一個很寧靜的地方。她感動得掉淚,一直在掉淚。
  這些年輕人的禅修經驗和分享,真正觸亮了我的心眼,讓我的心眼好象一直處於很high 的那種感覺!我覺得禅宗的法門真的有得救(究)了,有得救(究 )了!
 
風往哪裡吹,雲就往哪裡飄
  活了一大把年紀,已經是七十歲的老人了,越來越覺得自己像一片雲,好象沒有任何的棲泊處,也不覺得是在飄蕩著;風把我吹進了谷底,不覺得低;吹進了峽谷,不覺得狹隘;飄過了山頭,也不覺得高。
  可是這一趟到馬來西亞弘法及主持禅修營,我反而被大馬這些老菩薩和年輕小伙子的參禅體驗感動,讓我隱隱約約地覺得這一片雲在凝聚著,凝聚著。
  我覺得法風吹到哪裡,我就到哪裡;法風在哪兒停歇了,我就在哪兒停歇。從來沒有想過要去哪裡,或是要停歇在哪裡,總感覺法風往哪裡吹,雲就往那裡飄。我並沒有感覺這是我在做決定。我並沒有決定做任何的決定-要往哪裡飄。
  就像雲一般,從來都沒有決定要往何處飄,都是隨風飄送。
 
  就這樣,風往哪裡吹,雲就往哪裡飄;風往哪裡吹,雲就往哪裡飄,哪裡飄…。
 
 

上一篇:明清居士名家文集:准提淨業卷之三(謝於教)
下一篇:明清居士名家文集:重刻西方合論序(袁宏道)


即以此功德,莊嚴佛淨土。上報四重恩,下救三道苦。惟願見聞者,悉發菩提心。在世富貴全,往生極樂國。

台灣學佛網 (2004-2012)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