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閱讀

首    頁

法師開示

法師介紹

人間百態

幸福人生

精進念佛

戒除邪淫

最近更新

居士文章

寺廟介紹

熱點專題

消除業障

素食護生

淨空法師

佛教护持

 

 

 

 

 

 

全部資料

佛教知識

佛教問答

佛教新聞

深信因果

戒殺放生

海濤法師

熱門文章

佛教故事

佛教儀軌

佛教活動

積德改命

學佛感應

聖嚴法師

   首頁法師開示

 

其它法師:和諧社會談覺之教育(釋隆迅)

 (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)

 

和諧社會談覺之教育 
釋隆迅 
 
【摘  要】 華梵大學的創辦人曉雲導師提倡覺之教育數十年,其目的在於淨化社會人心。這是來自佛陀的教育,其宗旨在於心性的自覺、反觀內明。覺之教育是在自然任運中,和諧的將倫理與智慧相結合,作為人類心靈的燈塔。
 
社會問題的產生,是由於人心出了問題,最初否定傳統道德倫理,繼而顛覆社會體系的核心價值。如果我們不盡快重建人文社會,很有可能會見到我們的社會道德淪喪、價值偏頗,為此我們會付出極大的代價。
 
自覺是自我心性的淨化,古德雲:「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」,藕益大師相信「學者始覺也」,是故本文嘗試將覺之教育作系統化的整理,希望能與善知識共同推廣。
 
 
前   言
 
廿一世紀的來臨,人類邁進一個以資訊科技為主導的時代。令人目眩神迷的電子通訊網路革新,使人們的工作及生活方式、產業結構、社會生態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生物科技一波又一波的突破,帶來人類有史以來不曾有過的革新。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大時代,每天瞬息萬變,「變」帶來了新的沖擊和契機,「變」推動著人類文明的步履,快速不停的向前行。由於急劇變動所帶來的不穩定因素,一時很難消化,導致社會動蕩和災難。雖然社會文明不斷演化,人類的憂悲苦惱卻一些也不曾減少。此刻應當放慢腳步,對於提升人的品質,開拓人類永續經營發展作出全盤的思考。科技發展固然是國家長遠的目標,但是,從歷史經驗說明,科技進步並不能保障人類的幸福,也不能維護生命免於災難。如何讓人類擁有更高品質的精神生活,是宗教家與教育工作者責無旁貸的義務。
 
華梵大學是佛教人士在中國土地上,第一所捐資興辦的社會大學。由於是宗教界所興辦,因此對維護中華文化,發揚佛教精神,關心社會,關心人類,是其辦學的本懷,創辦人曉雲法師辦學的目的,是以佛陀的慈悲與智慧,無私無我、積極奉獻、服務社會、淨化人心。
 
今天雖然教育普及,物質豐盛。然而人心困頓,找不到出路,影響所及,問題叢生。今天的社會問題,不是科技問題,也不是經濟問題,而是嚴重的社會問題,社會問題,則應歸咎於人心的根本。
回顧過去走過的路,分析並尋找出病源,才能對症下藥,解救今日的危機。受到多元文化不同價值觀的沖擊,百家爭鳴,百花齊放,人們大多失落了中心思想,導致社會人心失序。由於西方的物質文明、科技發展、自由民主,的確令人向往,於是西化的腳步愈來愈快。日本在戰後也發展迅速,積極市場拓銷,亦間接傳播東洋文化,東西洋的生活方式及價值觀,對固有文化產生了排擠效應。在缺乏正面宣導的情況下,年輕人追逐時髦,不懂得珍惜中華文化,只要與西方觀念相違背的,即被視作封建保守,甚至棄如敝屣。在社會猛烈的變動中,來自四面八方的政治、經濟、宗教、教育文化等,也隨著資訊傳媒普及而漫延開來。對自己的文化,始終未有深度的體認與傳承,在狂風巨浪中,根基搖擺,因而迷失了的方向。
 
傳媒的問題一樣嚴重,搶求刺激的新聞效果,罔顧對社會產生負面效應。王洪鈞先生曾大聲疾呼:「新聞傳播不應只談言權,更應重視言責。」科技發達固然可喜,基因工程產生了「復制人」的迷思,徹底顛覆了「人」的價值。資訊網路無遠弗屆,如何管理,值得深思。今天人人皆可成為資訊的傳播者,不負言責的荒誕言論,如同不定時的炸彈,在不重視道德的今天,隨時化作傷人利器,侵犯別人隱私,破壞他人名譽,挑戰倫常價值。社會普遍存在著無力感,如梁寒操先生當年所說:「斯世如今亂象多,人心早已失中和。」
 
傳統道德倫理被漠視、被顛覆,面對人心困頓,倫常顛覆,價值混淆,社會失序,在外來文化多方沖擊下,人心徨徨無主。正此同時,人文精神的建設若不能並駕齊驅,迎頭趕上,將來問題勢必更加嚴重。於宗先先生說:「科技可以移植,而人文社會則必須仰賴長期的培植,方能生根萌芽。」人文精神之發揚,應視為當前國家之基礎建設。歷史是一面明鏡,溯古鑒今,心靈重建刻不容緩,根本之道,從心出發,從教育著手,講究道德倫理,藝文美學的陶冶,繼承中國固有的儒佛思想,並賦予新的生命,活用於當前社會,建立屬於中國社會的人文價值體系。「覺之教育」是以東方人文思想為主軸的價值觀。曉雲法師說:「挹取傳統優良文化精神,創造新時代教育」。
 
 
覺的真理觀
 
佛教的真理觀,簡單就是一個「覺」字。根據佛光大辭典:「梵文Bodhi,音譯菩提,即證悟涅槃妙理之智慧,舊譯為“道”,新譯為“覺”。」「覺」作為名詞,指的是覺性,亦即生命的本體。作為動詞,含有覺察與覺悟兩重意義,顯其功能,「覺察」用以對治無明煩惱;「覺悟」對治所知障。
 
「佛」這一稱呼,來自梵文Buddha,意即「覺者」,佛教不是神權的宗教,佛不是神,而是一位已經證悟生命真理,圓融無礙的人,故稱為「覺者」。釋迦牟尼佛是一位歷史人物,說法四十九年,佛在菩提樹下,夜睹明星而徹悟宇宙真谛時,他說:「奇哉!奇哉!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,只因顛倒妄想,不能證得。」所謂「如來智慧德相」,即是人人本具的「覺」性,這種覺性與生俱來、不假外求,是至高無上的智慧本體。
 
既然人人都有覺,為什麼還顛倒行事,起惑造業呢?為什麼有人不辨是非,胡作非為,傷天害理呢?這是由於人心,對自我,對人、事、理,產生執著,迷惑本心。
 
根據佛經,人的感覺是一種分辨力,稱作「識」,雖並非究竟的覺性,卻由覺性生起。人有八識,前六識為見、聞、嗅、嘗、覺、知。這六識起源於感官(六根)與外境(六塵)接觸,楞嚴經雲:「根塵為緣,識生其中」。如眼睛能分辨物體顏色,耳朵能分辨音符頻率,鼻子能辨香臭氣味,舌根能辨酸甜苦辣,身體能感覺冷暖粗滑,意識能分喜怒哀樂、憂悲苦惱。
 
意識還能分別前五識從外界接受的資訊,第七識末那識加以執著,最後藏於第八阿賴耶識。由於過去無明種子之發動,一念不明就是迷,產生的雜念妄想,如一顆顆煙幕彈,散發出層層的煙雲,把覺性遮蓋了。覺性被遮蓋的人,經過無始劫的生死輪回,不斷起惑造業,墮落在六道中。若能勘破無明,了知緣起性空,即能逆生死輪回之宿命,入於涅槃(其實涅槃本無生滅,故亦無出入)。覺性人人皆有,回歸涅槃,一種不生不滅、寂滅的境界。
吾人若能接受佛法,常依理性檢討反省,忏除業障,把「感覺」化作「智慧」,轉「識」成「智」,智慧現前,就是覺悟。覺是一種高貴的情操,曾子曰:「吾日三省吾身,與人謀不忠乎? 與朋友交而不信乎?傳不習乎?」。這也是一種自覺、自律、自制的能力,能了解自己的身份與角色,沉雄穩重而不沖動,處亂世而不驚,凡事三思而後行,故能安樂自在。
 
古文中「覺」字又通「學」,藕益大師說:「學者,始覺也。」人如果認識到學習的重要,願意虛心學習,走在正道上,心靈即獲安頓自在,就是覺悟的開始。論語雲:「孔子曰,生而知之上也,學而知之次也,困而知之又其次也,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!」不是每個人天生都是大聖賢,需要透過努力學習,完成自我,實現自我。
 
生而知之者,是先知先覺,這一種人不多,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佛陀。增一阿含經雲:「阿若等五人問佛,師為是誰。佛答雲:我亦無師保,亦復無等侶。」六祖惠能大師聽到金剛經: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即時大徹大悟。民初敬安禅師誤吞狗食,脫口說出「不垢不淨」,當下豁然開朗。這些人是天生異禀,少有的奇才,觸景觸機,即獲得大智慧和身心的解脫自在。
 
至於「學而知之,或困而學之」,是後知後覺者,或遇良師益友,見賢思齊;或遇善知識指引,然悔悟前非;或在紅塵滾滾中,突悟人生真谛;或為一大事因緣離俗出家,修成正果,都是自尊自覺的人。如弘一大師前半生雖在富貴顯達中渡過,披剃出家後,卻嚴守淨戒,發度眾生之宏願,終成一代宗師,超越了自己、也成就了自己。
 
有一些人「困而不學」或因環境影響,或以秉性頑劣,不辨是非,為非作歹,一錯再錯、锒铛入獄、抱憾終生。種種根器,由於業力不同,人生際遇不同,在覺與不覺,悟或不悟之間,而有差別。
 
佛教相信人類與生俱來的「覺性」,超越一切分別相,平等清淨,不假外求,以智慧為體、慈悲為用。由於「覺性」人人本有,清淨無染,故稱為「本覺」。凡夫自無始來,生死相續,分別妄想,無明污染,不知自覺。若能全性起修,內依本覺,外持教法,日久熏習,必能勘破無明,闊然開悟,此時稱之為「始覺」。初悟行者,在理上證得般若性空,禅宗稱之為破本參,仍有重關和牢關,必須在事相上修得,事理圓融,空有無礙,才是究竟覺。
 
「覺」的程級有三,即自覺、覺他、覺性圓滿,阿羅漢有智慧,缺乏慈悲,只能自覺,不能覺他。菩薩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,不但自覺,且能覺他。唯有佛陀的大智慧、大慈悲圓融通達,覺行圓滿。佛陀說法四十九年,五時八教,都是針對「心性」的轉化,啟迪智慧,淨化人心。要改造社會,端正世風,必須從「心」出發。
 
 
「覺之教育」的特質
 
曉雲導師提倡覺之教育,以匡正世風,利益蒼生。我認為「覺之教育」,具備下列六種本質:
一、心性的教育;二、因果的教育;三、智慧的教育;四、慈悲的教育;五、平等的教育;六、無為的教育。
 
一、心性的教育:
人類的社會活動,都是由心來掌握,然而人心卻是復雜多變的,起心動念,皆由無明業力牽引,表現出善惡是非。佛法是心法,所謂:「萬法唯心」。佛教的修行,最重要就是修心,也就是「調心」,四十二章經中有「調心如調弦」的譬喻,弦過松則不成調,過急則將斷矣!由心靈的調柔淨化,由定生慧,來達到轉識成智,三業清淨的目的。
 
二、因果的教育:
佛教徒對於因果定律深信不疑,這也是符合科學的自然定律。經雲:「欲知過去因,今生受者是;欲知來世果,今生作者是。」世間一切法之生滅,皆有其緣起,而人生之貧賤富貴,皆必有因,故古德雲:「人為善,福雖未至,禍已遠離;人為惡,禍雖未至,福已遠離。」
 
三、智慧的教育:
智慧又分俗慧、空慧和妙慧。俗慧是世俗人的智慧,空慧是羅漢的覺境,最高的妙智慧,稱為「般若」,譯自梵文“Prajna"一字,佛教認為「般若」是人類與生俱來的瑰寶,只因無明煩惱,導致雜念妄想,顛倒行事,如烏雲蔽日,「般若」不能顯現。許多「一念之差」的罪行,都是來自貪、瞋、癡。若能以戒定慧化解愚昧無知,即「轉識成智」,「化煩惱為菩提」。這種「轉化」心靈的過程,端賴修學者對生命的體驗與覺悟。
 
四、慈悲的教育:
六祖雲:「佛法在世間,不離世間覺,離世覓菩提,猶如求兔角。」佛法是度眾生的宗教教育,菩薩度生,「行無緣慈,運同體悲」,若僅具「智慧」而缺少「慈悲」,佛陀斥之為「焦芽敗種」。
《普賢行願品》中有「十方剎海所有眾生…我皆於彼隨順而轉,種種承事,種種供養,如敬父母,如奉師長及阿羅漢,乃至如來等無有異。」又說:「於諸病苦為作良醫,於失道者示其正路;於暗夜中為作光明;於貧窮者令得伏藏,菩薩如是平等饒益一切眾生。」菩薩何以能如此隨順眾生呢?皆因「諸佛如來以大悲心而為體故,因於眾生而起大悲,因於大悲生菩提心,因菩提心成等正覺。」也就是說,對一切眾生慈悲平等,才是成佛的根本。
 
五、平等的教育:
佛陀在菩提樹下,覺悟「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。一切眾生,皆能成佛。」又說:「生佛眾生,等無差別。」在佛陀那個時代,婆羅門在印度四姓中至尊至貴,次為剎帝利、吠捨,最低賤則是首陀羅。佛陀打破了不平等的階級觀念,把佛教建立在「人本精神」出發的「平等觀」上。他的弟子中如優婆離、尼提、蓮華色等都是賤民出身,佛陀是有史以來,唯一以柔和方式闡揚人權的社會改革家。
 
六、無為的教育:
從宗教的角度切入,學佛的終極目標是了生脫死。若欲成就這一因緣大事,必須修習無為法。無為是相對於有為而言,世間一切法都是因緣起、因緣滅;沒有常性、沒有自性,因此,佛法中視為虛幻不實的。有為則有造作,有造作則有生死,要出離生死必須逆生死之流,修習無為。什麼是無為呢?惠能大師說:「無為即無住,無住即無相,無相即無起,無起即無滅,蕩然空寂,照用齊施。」也就是心無造作,不起分別執著、惺惺寂寂,就是無為之道。
 
 
「全球倫理」與佛教五戒
 
如今全球科學家、宗教家、教育家已開始對新知識進行批判,有識之士呼吁人類回頭。日本物理學家加來道雄提到:「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完全中斷科學的進展,但是我們必須設法謹慎控制科技,免得逾矩。遺傳學研究的某些層面,也許需要完全禁絕,不過最好全面政策,就是公布遺傳學研究的風險和潛力。對於科技為了減輕病痛所采取的方向,用民主方式加以立法規范。」
 
世界各大宗教最關心的,是為人類找尋一個共同的道德基礎,歸納出一個「有約束力的價值觀」。德國神學家孔漢思及庫雪爾於2021-12-02的世界宗教議會上,提倡「全球倫理」,並獲得6,500位宗教人士通過該宣言,共同遵守其中四項准則:
 
1. 建構非暴力及尊重生命的文化
2. 建構團結一致且具公正經濟秩序的文化
3. 建構亘相包容及具有真誠生活的文化
4. 建構兩性之間具有平等和伙伴關系的文化
 
該四項准則以現代文字對「全球倫理」作出積極正面的呼吁,值得支持與肯定。審視其內容其實與佛教五戒,並無差別。
 
1.戒 殺,佛教以慈悲廣泛延伸至一切眾生,對天地萬物充滿珍惜愛護    之情。自佛教傳到中國,主張吃素。儒家雖也「聞其聲不忍食其肉」,但只能做到「君子遠庖廚」。蝼蟻尚且貪生,萬物之存有,豈是為果人類口腹?佛教不忍眾生受苦,發大悲心,戒殺是培養大悲心的方 法,這一戒比任何宗教來得徹底。
 
2. 不偷盜,將財物占為己有,起因自人性的貪婪。佛教重視布施,「施捨」是對治貪婪的不二法門。「布施」是針對別人的需要而作出無代價的付出。除了有形物質的施捨,以智慧的開導教化他人,稱為法施。化解他人苦惱困難,給予信心和勇氣,是無畏施。
 
3. 如今社會性觀念開放,「不邪淫」是禁戒夫妻關系外的性關系。社會上因性愛滋生的問題很多,常導致夫妻離異。當婚姻破碎時,直接受害者是孩子。年輕男女涉世未深;未婚懷孕者,不僅身體受傷,良心也不安,導致情緒和生活受到極大影響。
 
4.「妄語」是破壞互信的殺手,無信者無法與他人和平相處。沒有人可以欺騙一輩子,當真相曝光時,信用破產,再也得不到朋友的扶持,唯有誠懇忠貞才能永久。
 
5. 酒戒,飲酒傷身亂性,失去理智後,作奸犯科是可能的,酒後開車也是釀成悲劇的推手。在今天這個時代,毒品比酒更糟,年輕人沾上毒瘾,後患無窮。有些瘾君子,在毒瘾犯時,可以傾家蕩產,偷竊強盜,無所不為。毒枭販子,為了謀取暴利,戕害了無數青年,真是罪大惡極。
 
  「覺之教育」可以應用於生活中,能真實解除苦難,深入觀照,能返璞歸真。人人都有成佛的潛能,只因迷失心智,所以不覺,若得良藥,即可除病。換句話說,如能秉持正道,修學熏習,必能破煩惱無明,獲大智慧,一切問題均消弭於無形。
 
 
「覺」之教育落實於生活
 
「覺」具有慈悲與智慧兩面,智慧能坦然面對人生,處順境時,奮發向上;遇到逆境,能冷靜面對困難、解決問題。有了智慧,不論富貴貧賤,生老病死都能身心泰然。這種智慧需要向內自我開拓,慈悲是以平等為懷,心系一切眾生,予樂拔苦,行菩薩行,就是發揚人性最高貴的情操。如何落實「覺」之教育,可以歸納以下四點原則:
 
一、提起正念,收攝六根:
曉雲法師說:「吾人起念如下種子,善念是福田的種子。」有正念才有正思惟、正語、正命。正念好比一粒種子,種善因得善果。身、語、意三業清淨,行住坐臥,不離正定,就是覺悟的生活。
收攝六根是修習正定的方法。人的眼耳鼻舌身意,相當於心的門戶,此六根追逐六塵,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,產生六識:見、聞、嗅、嘗、覺、知。起心動念,計較執著,起惑造業,造成個人、家庭、社會不安。若人人都能將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根,向內收攝,則煩惱不生,身心安泰。
 
二、理性思考,反觀內明:
對世間一切諸法,應以客觀理性的態度觀察,就不會受情緒波動而滋生事端。理性思考就是「正思惟」,以覺性審視事理因果,明察秋毫。此外,檢視自己的過失,改過遷善,「不二過」,就是自律自強,人格品質提升向上,就是覺性的彰顯。
凡事反觀內省,如在心室點上一盞明燈,心中之貪、瞋、癡,頓時消散。天台小止觀雲:「止乃伏結之初門,觀是斷惑之正要。止則愛養心識之善資,觀則策發神解之妙術。止是禅定之勝因,觀是智慧之由藉。若人成就定慧二法,斯乃自利利人。」「止」與「觀」正是入定慧之門。
 
三、慈悲平等,尊重包容:
菩薩精神的最高體現就是慈悲,「行無緣慈,運同體悲」。《華嚴經》淨行品中,文殊菩薩念念不捨眾生。為什麼佛教的慈悲如此殷切呢?是因為佛陀偉大的平等觀,是絕對的平等,「佛與眾生,等無差別。」在二千五百多年前,階級森羅的印度,佛教僧團中,王孫貴族與賤民共聚一堂研究真理,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。
 
人與人間彼此尊重,則爭端可息,對天地萬物常懷感恩惜福之心,尊重自然和生命。暴力殺戮戰爭,皆來自人類的瞋恨心,「一念瞋心起,百萬障門開。」人若懂得尊重自己、尊重別人,就不會有煩惱。如《法華經》裡常不輕菩薩,見到其他修道人,就恭敬禮拜說:「我深深敬重你們,不敢輕慢,因為你們都在行菩薩道,將來必定都能成佛。」這一份禮敬心,是現代人所缺少的。尊重包容,是成就慈悲的第一步,也是民主精神的真谛,更是和平共存的基礎。
 
四、終身學習,歡喜精進:
人的一生中,不斷的學習成長。新時代來臨,對於專業知識的追求固然不可放松,而對德慧的增進更需努力。中庸提出「博學,審問,慎思,明辨,笃行」,彼此環環相扣,若能如此下功夫,則「雖愚必明,雖柔必強。」人生何其有幸,能一窺學術殿堂之美妙,所以說:「學而時習之,不亦悅乎。」向內開拓智慧,向外精進修學,「日日新,苟日新,又日新」,心境愉悅輕松,人際關系必然調和,事理如法,無不如意。
 
「覺」是從心靈出發的人本教育。當今之世,若能簡化這一層道理,闡揚覺教的功能,使人人易懂、個個能行,則人與人之間尊重包容、珍惜關懷。如此必有助於人格之提升,倫理之維系,社會之淨化。心中有個中心思想,人生才有方向,做事皆能合情、合理、合法,生活得踏實穩健,未來充滿光明與希望。
 
 
結語
  覺之教育的發揚,能淨化社會人心,讓現代人多元價值的環境中,堅定原則,修習定慧,並能不斷提升自己、超越自己。另外,慈悲平等,善待一切眾生,和諧社會,落實覺的生命,建設人間淨土。
 
{參考文獻}
馬遜:覺之教育理念與實踐,亞洲宗教與高等教育際學術會議,佛光山,1996.11.1
馬遜:覺之教育的功能與時代意義,覺之教育研討會,華梵大學,2000.10.28
 
作者小檔案:
法號:釋隆迅
中文俗名:馬遜 
學歷:
德國阿亨工科大學理科博士(1977-1980)
德國阿亨工科大學Diplom Chemiker國家化學師(1972-1977)
台灣大學化工系學士(1966-1970)
 
經歷:
國立台南大學講座教授(2005-2007)
華梵大學校長(1995-2005)
中華民國私立大學院校協進會理事(1998-2005)
中華民國斐陶斐榮譽學會理事長(1999-2001)
華梵人文科技學院董事(1993-1994)
國科會台南貴重儀器中心主任(1988-1993)
成功大學化學系及化學研究所教授(1980-1995)
德國丹斯泰工科大學擔任訪問教授(1988)
益通光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(2005-2007)
著作:發表專業論文、佛教及教育論文數十篇。
 
專書 :
塵沙掠影(三民書局1996),晴空星月(三民書局1997),覺教揚帆(遠流出版社2003),大侖勉學(華梵大學出版社1997),緣系大侖(華梵大學出版社2005),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淺釋 (上海玉佛寺2007),佛說四十二章經淺釋(台南貢噶寺發行2008);譯作:”Die Darstellung der Philosophie des Dschuang Dsi”,(Ruhr Universitaet Bochum,1999)
 
 

上一篇:明清居士名家文集:楞嚴經說約 第九卷虛字集(陸西星)
下一篇:明清居士名家文集:楞嚴經說約 第十卷空字集(陸西星)


即以此功德,莊嚴佛淨土。上報四重恩,下救三道苦。惟願見聞者,悉發菩提心。在世富貴全,往生極樂國。

台灣學佛網 (2004-2012)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