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閱讀

首    頁

法師開示

法師介紹

人間百態

幸福人生

精進念佛

戒除邪淫

最近更新

居士文章

寺廟介紹

熱點專題

消除業障

素食護生

淨空法師

佛教护持

 

 

 

 

 

 

全部資料

佛教知識

佛教問答

佛教新聞

深信因果

戒殺放生

海濤法師

熱門文章

佛教故事

佛教儀軌

佛教活動

積德改命

學佛感應

聖嚴法師

   首頁法師開示

 

慧門禅師:禅的修行

 (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)

 

禅的修行

慧門禅師

禅修與勞動

師。凡作務執勞。必先於眾。眾皆不忍。蚤(早)收作具。而請息之。師雲。吾無德。爭合勞於人。師既遍求作具不獲。而亦忘食。故有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言。流播寰宇矣。

卍新纂續藏經第69冊 No. 1322《洪州百丈山大智禅師語錄》p0007b

百丈懷海禅師(720-814)領眾修行,特別強調「一日不做,一日不食」,只要有出坡作務,他一定和僧眾一起做,到了八十幾歲還在勞動。弟子們不忍師父辛苦,就把他的工具藏起來,不讓他去勞動,他就到處找,找到忘了吃飯,弟子們沒辦法,只好把工具再搬出來。現在大家熟悉的「一日不做,一日不食」,就是百丈禅師的公案。

問:禅修一定要勞動嗎?體力的運作和頭腦的運轉有關嗎?是否透過勞動來讓自己的心安定?

答:也不一定是這樣。當然,能夠「勞其筋骨」,參禅會比較專心;因為不勞動筋骨、不工作,腦筋就動得很快,一直打妄想,最後可能會得到妄想症。當你的身體在勞動運作時,能量有所施展、釋放,心就會比較單純、清淨,要參禅就比較容易了。

禅修入門方法

問:禅修有沒有什麼入門方法?

答:從佛陀以來講的「禅」,有眾多禅修法門,也有不同的立論,所以才分南傳、藏傳、北傳佛教的禅修。南傳佛教基本上,是以毗婆沙部或經量部的立論為根據,在禅修上,以「四念處」為主;但我們可以觀察到,目前泰國、緬甸、斯裡蘭卡等地,雖同樣都用「四念處」修,但各個禅師也有不同的方法。例如緬甸馬哈希禅師(Mahasi Sayadaw 1904~1982),是以觀照呼吸時,腹部的起伏為入門方法;而帕奧禅師(Pa-Auk Sayadaw 1934-)則強調,從覺知呼吸時,氣息進出鼻孔和上唇間的某一接觸點,來入門修禅定。由此可見,即使同樣是南傳佛教,在修行上的切入點,也不一定一樣。這是因為禅師們在實修上,突破了某種境界,找到某種方法而修到入初禅、二禅、三禅,甚至於四禅以後,就會選用自己擅長、有心得的方式來指導禅修。

藏傳佛教也一樣,很多藏傳的上師采用「四加行」,例如修「上師相應法」,在觀本尊時,從最親近的上師觀想起,觀想上師在頭頂上為自己加持,自己的定力就由上師灌輸進來;接著觀想上師的上師、師祖…,一直追溯上去,用這種方式來修觀、修定。

又如格魯派,是從「止觀」法門來修;噶舉派以「大手印」做主要修持法門;寧瑪巴派用「大圓滿」教法來修;薩迦派則用「大圓滿心中心」法來修行。不過,雖然是同一派,也會有不同的修法;以寧瑪巴派來講,每個人修的方法都不一樣,有的靠覺悟,有的靠禅悟,有的依理論而入,各有差別。

中國禅法,以禅宗為最主要。禅宗起源於菩提達摩(382-532),他以四卷本的《楞伽經》印心;一路傳承下來,直到五祖弘忍(601-674),開始用《金剛經》傳法。到了六祖惠能(638~713)更自創一格,把中國原有的禅法全部顛覆,強調用「頓悟」法門。原本較有系統的禅法,是先修戒、持戒,再加強定力,由定來發慧,有了智慧以後,就能不持而持地運作,這是戒、定、慧三學分階段修行成就;但六祖惠能卻顛覆這種次第性修法,強調行者本具的心性、佛性、本性就同時具足戒、定、慧,所以他把戒、定、慧融為一體,而非個別分離的修。

六祖惠能強調「頓悟」,是中國佛學、禅法上相當大的變革。但後來的一些禅師,因為根基較低而沒能頓悟,有些人只在境界上講,講到最後成為口頭禅,沒幾個人能在心性上有所體證。口頭禅風行後,又演變出文字禅,禅詩、禅偈寫得天花亂墜,但多半缺乏實修實證,所以到大慧宗杲(1089-1163)時,就提倡「看話禅」,宏智正覺(1091~1157)則提倡「默照禅」;兩位禅師就是要匡正、補救頓悟法門演變成口頭禅及文字禅的流弊。

所以,整個中國禅宗就是以默照禅與看話禅為主流。默照禅屬於曹洞宗,比較接近達摩祖師的「壁觀」。中國禅宗在唐宋時傳到日本和韓國,至今日本、韓國仍然沿用著中國禅宗的方法。看話禅屬於臨濟宗,從大慧宗杲一路傳下來,我們現在所用的,就是大慧宗杲的看話禅法門。

參禅信疑悟

問:參禅需要「信」嗎?

答:佛教的修行都談信、願、行,「信」是對本師釋迦牟尼佛、對佛陀講的法,必須具有大信心,由「信」的力量帶動修行而成就。但大慧宗杲提出的看話禅,最特殊的就是:強調必須對自己的本來面目,由不清楚、不明白,而產生一股要解決這疑惑的力量,也就是所謂「疑情」。在他的禅法裡,信、疑、悟三者,有如三角形的三個角,穩穩地站立著,作為禅宗修行的機制。疑情的「疑」,與懷疑的「疑」不一樣,若把疑情誤以為是懷疑,那就錯了。懷疑,一般都會懷疑別人,是向外的;疑情的疑,是「到底我生從哪裡來?」、「死了到哪裡去?」、「佛陀說人人都有佛性,我的佛性在哪裡?」等生命本源、本質、最終意義等問題,必須用心、用力把它弄清楚。

問:疑多了就會頓悟嗎?

答:疑情越大,悟境就越大;疑情小,悟境就小。例如一個人對自己生命不關心,覺得不知「生從哪裡來?」無關緊要,反正還可以活很久,管它生從哪裡來?死了到哪裡去?一點也沒想要弄清楚的迫切心,這樣就不會產生疑情。不會產生疑情,就糊裡糊塗地過這一輩子,照樣生、照樣死,死了以後到哪裡?也不知道!可能再生為人,可能生在畜生道,但也可能生到地獄。

壓力與精神疾病

問:現代人生活壓力大,這壓力是如何形成的?

答:當今世人普遍注重物質方面的需求,追求物質上的享受,而缺少精神上的建設,所以教育方式,也產生結構性的變化,使許多人失去了人生目標,及生活的方向感,甚至喪失生命的價值觀!由於心理上的需求沒得到滿足,而外在世界的變化與競爭又激烈,所以內心會感受到外在所施加的壓力。若常常把這些壓力暴露、散發到外面,就會影響別人,甚至造成對外的暴力傾向。而有一些人,不向外釋放壓力,只壓迫在內心裡;一天天積壓的結果,有如天天拿炸藥往心裡面塞,一旦塞滿而爆炸,就把自己炸完了!譬如自殺、殘害自己的身體,或形成憂郁症。

問:躁郁症是怎麼樣產生的?

答:躁郁症出現兩極的症狀是:有一段時期是外向的暴躁狀態,另一段時期又變成憂郁狀態,也就是既憂郁又暴躁。有些人則由於向內壓縮,只能活在自己的內心世界裡,因而產生了妄想症,常常妄想東、妄想西,懷疑有人講他的壞話,或有人要害他。另有些人則產生幻聽、幻視,無緣無故地聽到聲音,或看到一些影像。有些人因為碰到這些情況,就去練氣功或一些邪法,因沒學到正確的禅修法,而使生理氣脈的變動不調和,在體內亂跑亂竄。氣脈一動,身體就會動、就會抓狂,甚至做出不可預期的行為;也可能變得自傲、狂傲,或自卑、沒信心,接下去就造成很多問題。

問:精神疾病是業障病嗎?

答:有些人由於過去生的造作,這一世在投胎時,受到因緣、業力牽引,所入的胎,是DNA基因的排列不完整或錯亂,使得他出生、成長中,某些行為或想法跟別人完全不一樣,甚至對自己情緒的浮動,完全無察覺、控制,這樣的情況,就可以說是業障病。人在投胎時,如果父母親正好生病、吃藥或照了X光,或很生氣,那麼他入胎後的發育就會受到影響和傷害,基因就會不完整;出生之後,有些就可能會產生自閉症。自閉症的症狀,是不跟別人來往,一個人活在自己的內心世界裡,完全不理會外在環境。也有人出生之後是過動兒,無法安靜地坐上一分鐘、兩分鐘,甚至走一小段路,也不直直地走,總會這邊撞一下、那邊撞一下,撞來撞去,最後才撞到要去的地方!

台灣經舉辦動兒的輔助、教導活動或訓練。過動兒有些本身就有情緒障礙,情緒常常變化莫測;明明沒有什麼事,他就會無端地哭、鬧,甚至鬧自殺,做出很多常人無法想象的行為。這一類人,從醫學上來講,是遺傳問題;在佛法上來講,是業力問題,所以一般稱之為「業障病」。

問:一個人的性格可以改變嗎?和IQ有關嗎?

答:有一次我到台灣的阿裡山,有位當了阿嬷的信徒招待我吃飯,正在吃的時候,孫子放學回來,阿嬷就問:「啊!乖孫考幾名啊?」孫子答:「我考九十八分,第三名。」阿嬷馬上說:「你怎麼沒把第一名、第二名踩下去呢!」她的意思是,成績要高、要把別人踩下去,也就是要踩在別人的頭上來撐高自己。您們想,這樣教養出來的孩子,自視很高,就算他IQ(智商)很高,EQ(情緒商數)卻很低。所以,IQ的高低,對一個人的行為或性格,比較沒有直接關系,真正有關系的是EQ。

EQ的高低,可以決定一個人的性格,譬如人際互動關系好不好?對佛法的真理暸不了解?能不能在適當環境裡,扮演適當的角色?所有的言行會不會干擾、影響、傷害別人或自己?這些都與EQ的高低有密切的關系。所以,不管是南傳、北傳或藏傳的方法,只要能夠提升個人EQ,能夠改善情緒障礙問題的,我都會將它列為禅修的內容,希望幫助有情緒困擾的人,從封閉的內心世界重新走出來。

惺惺與寂寂

跑香的時候,腳步要放寬,視線的角度也要放寬,如此就容易守住自己寂寂的心,也就能真正觀照,因為可以把「能觀」和「所觀」拉開距離。保持這樣,就能夠寂寂又惺惺,而且廣泛地了解外面的境界,卻不會干擾自己的心,這就是修行。

問:如果平時能把心守在沒任何概念的情況中,算不算做到寂寂又惺惺呢?

答:這種方法,就像「四念處」的「心念處」,或「法念處」的修法。因為一直看著它、停止在一個地方,寂寂久了,可能會進入昏沉狀況,然後變成無記。

問:在寂寂中,如果不昏沉,一定會掉入無記嗎?

答:不昏沉,可能會變成掉舉;掉舉久了,就會散亂,這就是很難修的原因。所以,一定要以永嘉玄覺(665~713)的「初心處」來了解修行境界。不管是南傳、北傳、藏傳的修行,都可以用「初心處」來審查自己的心,看看是不是正確地修。

夫以知知物。物在知亦在。若以知知知。知知則離物。物離猶知在。起知知於知。後知若生時。前知早已滅。二知既不並。但得前知滅。滅處為知境。能所俱非真。前則滅滅引知。後則知知續滅。生滅相續。自是輪回之道。今言知者。不須知知。但知而已。則前不接滅。後不引起。前後斷續。中間自孤。當體不顧。應時消滅。知體既已滅。豁然如托空。寂爾少時間。唯覺無所得。即覺無覺。無覺之覺。異乎木石。此是初心處。

大正新修大藏經第48冊 No. 2013《禅宗永嘉集》p0389b 奢摩他頌第四

問:要如何深入,才能了解那種寂寂又惺惺的狀態?

答:打坐時,你覺得上半身消失了,但還覺得有呼吸;而呼吸真正消失之後,你還覺得有心跳;或者雖然沒聽到心跳,卻能察覺當時的狀態,也許你會見到光,這些都還屬於境界的部份。當光消失之後,你看到的是「空」;這時,若你還知道有個「空」在,就表示還有「我」這個人在看,那還不行。必須到已經沒有「我」這個人在知道「空」,而且最後連這個「空」都消失,變成一個很自然的存在狀態;這就是不同階段修行境界的發展過程。但很多修行人,都是修到頓失身心、見光見影或見到境界時,就停在那裡;就修行而言,依永嘉大師的說法,這都還在很低的程度。不過,以南傳說法,這時有的已經入初禅,有的入二禅了。所以,中國禅宗的說法,其實已經涵蓋南傳修法所說的種種境界。

問:如何能使自己的心,不處在任何狀態下,也沒有一個自主的意識在,而安住在那邊;比如「我要放下」,連「我要放下」的心都沒有。這樣是不是正確?

答:那是很好的情況。但是,好是好,卻容易讓自己掉入無記而不能察覺。

問:那要用什麼法?

答:所以大慧宗杲(1089-1163)才教人要提話頭。當你發現自己越來越沒力量了,就提個話頭;提一下話頭以後,再停下來,繼續安住在那個地方。

問:是不是一直提?

答:不是。在剛開始提話頭時,其實是念話頭,要一直念、一直念,念到連在睡夢中都會念。到這境界之後,就不是念,而是提;當你內心的妄念動了,就提一下,妄念不動就不提。這樣提到最後,變成不提自提,也就是不必經過腦筋去提,一旦有妄念出來,話頭自己就會現前。

疑情和寂寂惺惺

問:停留在空時,要再提話頭,也要動到想蘊啊!

答:參禅時,只停留在空裡是不行的。提話頭,就是要把空轉成疑情。疑情本身就聚集著一股能量,像大磁鐵一樣,當阿賴耶識的種子一動,就會如鐵屑一般,被疑情磁吸過來,疑情磁吸了妄念,能量就變強。當疑情磁吸妄念時,是惺惺的作用;當阿賴耶識的種子不動了,則是一種寂寂的狀態。有了惺惺的力量,妄念一動就被磁吸;磁吸過後變成寂寂。所以,磁吸作用就是惺惺的作用,而保持靜靜地「照」,就是寂寂。疑情同時是寂寂又惺惺,惺惺又寂寂,隨著我們情緒的波動,及阿賴耶識種子的流動,而自動轉換為寂寂或惺惺。因為會自動轉換,所以參禅的好處,就不必分心去檢驗審察是否落入無記?有沒有胡思亂想?也不會睡到不醒人事。

恰恰用心時,恰恰無心用,無心恰恰用。常用恰恰無,夫念非忘塵,而不息塵。非息念而不忘塵,忘則息念而忘,念息則忘塵而息,忘塵而息,息無能息,息念而忘,忘無所忘,忘無所忘,塵遺非對,息無能息,念滅非知,知滅對遺,一向冥寂。阒爾無寄,妙性天然,如火得空,火則自滅,空喻妙性之非相,火比妄念之不生。

其辭曰:忘緣之後寂寂,靈知之性歷歷,無記昏昧昭昭,契真本空的的,惺惺寂寂是,無記寂寂非,寂寂惺惺是,亂想惺惺非。

大正新修大藏經第48冊No.2013《禅宗永嘉集》p0389b奢摩他頌第四

問:如果老是這樣提,會達到什麼境界呢?

答:可以開悟啊!開悟見了空性、自性,假定是小開悟,大約會維持個半天或一天;那時,無論見到什麼,都用平等心看待,不會分別誰是長老、誰是法師、誰是佛弟子(人名),都是自然存在的。開悟的境界也可以維持很久,心都維持著不動,但又很清楚自心的不動;即使有一些現象出現,心也不會被干擾。

問:這種開悟的情況會不會變成冷漠?

答:開悟的境界經過一次次的保任之後,自然會把空性的妙用使出來;當妙用顯現時,不論是與人互動、講話、喝茶,心都不會受干擾。譬如你正在喝茶時,突然有個人闖進來,無緣無故打你一巴掌,一般人多半會很生氣;但若體驗過空性的人,被打一巴掌,會明暸那只是因緣果報而已,不會想要去反擊或生氣。

念、提、持、疑、悟、證

看話禅的修持過程,我用念、提、持、疑、悟、證,六個階段來做诠釋。依各階段的順序,從「念」開始,念話頭要如何才能念到「念念」?這是指它的持續性,要能念念不斷。念念以後,何時能把它轉為「提」?要怎麼提?是一直提?還是有妄念、有境界干擾時再提?提了以後,還要訓練到能「不提自提」。能不提自提時,就表示話頭會跑得比念頭還快,只要念頭一動,話頭就出現在它前面。就這樣,由「提」進入「持」,持到寂寂又惺惺的狀態,或者有「疑」情的力量在;接著是,禅師要如何用棒喝的方式把疑情打破?疑情一旦打破,就「悟」了;悟了以後,能維持悟後的境界,就會有「證」量。有了證量,就可以延續到日常生活的動靜當中,展現它的妙用。

但是,中國禅宗和日本禅宗,都是不講解的,因為怕講解了以後,禅和子會作弊,小參時把禅師講過的話拿來套用,那就沒效了!所以他們使用逼拶(強迫的方法),錯了,否定,再否定,再一次否定,否定到你沒辦法而終於生起疑情;疑情生起之後,自己能打破疑情,就開悟了。開悟以後再印證時,就會提出自己的見解;禅師檢驗你提出的見解,就可以判斷這是小悟、還是大悟。所以,現在韓國和日本的禅法,都不講解的。中國大陸禅宗的修行方法也不講解,在禅堂裡,錯了就打,從挨打當中,學習正確的參禅方法。不過現代人比較不適應這種方法,有些人被打了幾次後,就干脆放棄不修了,真是非常可惜的!

不受人瞞

溫哥華有六位小朋友,他們年紀從九歲到十五歲,參加禅修竟有深入的體會?反而我們大人,總是被自以為聰明、萬能的頭腦牽著鼻子走,忙得團團轉,永遠無法讓根深蒂固的心意識作用暫時停歇下來。所以,參禅就是要用話頭來斬掉一切心意識作用。只要曾經一剎那離開了心意識,體驗到空性的顯現,你就老神在在,就會像高峰禅師一樣,不再受人欺瞞了。高峰禅師講的「不受人瞞」,就是不會被人隱瞞、欺騙。所以,參禅也是要看因緣成就的。

室中雖則累蒙鍛煉。明得公案。亦不受人瞞。及乎開口。心下又覺得渾了。於日用中。尚不得自由。如欠人債似的。

卍新纂續藏經第70冊 No. 1400《高峰原妙禅師語錄》p0690b

禅度有緣人

我常說:「參禅只能度有緣人。」這「有緣」不單指來參加禅七的,才叫有緣,包括眾人各種業力聚集所驅使的一股力量和方向,也是緣;有這樣的緣,才會和參禅結上緣。若共業是向著成佛的道路走,則這股具有向心力的力量,就會拉動大家向上;若共業裡有些懶懶散散的、認為「死還輪不到我,不要緊,游戲人間吧!」的人聚集在一起,共修力量就會發生問題!

其實,參禅最好是什麼都不要講,講解太多,可能反成障礙。既然進了禅堂,錯了就打,打到你會為止;如果能這樣參禅,就快了。但事實上又無法這樣做,因為若這麼打下來,很多人就會找借口,說是臨時接到電話,有事要回去!或某某親戚生病,或媽媽的哥哥的小孩的太太的兒子有什麼事,需要你回去!所以,因緣固然重要,環境也很重要。

環境跟修行氣氛也有關,例如溫哥華的環境非常好,出門就是高密的林木,走個十分鐘就到海邊;那種溫寒帶針葉大樹,一進樹林,就感覺清涼寧靜,心自然也靜下來。熱帶地區的闊葉樹林,因為悶熱,一進去就會心散亂,很難攝心。所以環境也有影響,但是各人因緣不同,我們也無須做比較。

負面思考

患了身心官能症的人,所有的思考都偏向負面,也就是負面的情緒波動。所以我們必須審察自己,是否常常生起負面的情緒和念頭?是否常常生起多疑的心,對什麼事都要懷疑一下?假如有,就必須注意了,可能你的身心官能症的症狀就要出現了,一定要注意。

共修進步快

有人提出:「師父不在時,我們如何自己參禅?」禅七回去後,住得較靠近的人,最好相約一起共修。如果請了《借殼指月》的書,可以每周共修一次,一次兩個鐘頭,第一個鐘頭先打坐,第二個鐘頭互相研討。比較具體的做法是,約好下周要研討的課題,大家把看過後的感想心得,提出來分享、討論,這樣才會進步。

但是,要記得,第一次打禅七,很快就能抓到訣竅,但這不保證以後每次禅七,都會有顯著的進展,有時因為你這次的進展比別人快,所以會暫時停頓下來,恐怕一年半載都不再有進步。就像高峰原妙參「生從何來,死從何去」,參了一年多,還是天天起煩惱!所以,參禅時起一些煩惱是小事!參禅時,若看得到自己有深的煩惱,就表示有用功夫下去;如果都沒煩惱,就表示你提話頭時不迫切、無關痛癢,所以平平靜靜地,沒有事的樣子。「是誰?到底是誰?」你雖沒答案,但是老神在在:「我怎會不知道我是誰?這師父太無聊了!」這樣當然不會進步。

那麼,什麼叫作“話頭”?虛雲老和尚(1840-1959)是這麼說的:「話頭就是─話還沒生起來的源頭。」參禅,就是要提起話頭,看它從哪裡來?話的源頭就是話頭,很簡單,在《借殼指月》第三冊23講及24講(第229頁起)有詳細的講解。

話頭之說.無有定法

清朝的順治皇帝,曾經邀請天童寺弘覺道戀禅師(1596~1674),到北京的萬善殿指導參禅。順治皇帝並不是自己一個人參,他還要求朝廷大臣一起參。有一位大學士請教道戀禅師:「到底參禅是要做工夫呢?還是要看什麼話頭?」道戀禅師說:「話頭之說,無有定法,但是去不得處,便是話頭。古人於後學初機無處著力,不得已教他看一無意味的話,如:萬法歸一,一歸何處之類。著令咬嚼不破,橫不得豎不得,如一座鐵壁銀山頓在面前,孜孜汲汲,廢寢忘餐,有朝一日,撞透銀山鐵壁,方是得力處。」

《禅宗全書》64冊P531《天童弘覺忞禅師北游集》2奏對機緣,古頁3《借殼指-飛躍看話禅》(四)P53下

就像有人在小參時說:「昨晚師父講解“萬法歸一,一歸何處”,晚上睡覺時,就冒起這句話頭;我沒有念它,它自己就生起來。」這是因為昨天的講解、棒喝,加深了他的印象,所以,當他有意識暫停不動時,這個種子就會冒出來。他反倒沒有冒起「拖死屍的是誰」,這是什麼原因?就是當他在聽講、被逼拶時,如果內心很清靜、沒有雜染,這時的種子就種得深;種子種得深,就容易冒出來。

若提了「拖死屍是誰」,卻感覺無關痛癢,就像播種時,既不除草、也不犁田,隨便一丟,種子就落在草叢上,這要等到什麼時候,它才會發芽呢?你們修「持名念佛」的人,是不是也像這樣?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…一直把種子撒在草叢上或草葉上?你以為自己念了那麼多阿彌陀佛,到時候阿彌陀佛一定會來接你!但是有一天,當阿彌陀佛真正要來接你的時候,你可能會說:拜托慢一點!因為還有很多事沒做,遺囑還沒寫,很多事還沒交代清楚…,都到了生死關頭,還能討價還價嗎?

所以,「話頭之說,無有定法」的意思就是:所有的解釋,通通都是心意識的作用,都不是真正的話頭。「無有定法」就是:並沒一定的方法,能夠讓你見到話頭,而是要看你的時機、因緣到了沒有?因緣到了,一逼拶,馬上就進去,就知道什麼是話頭,是空性,是佛性。所以,為了增加逼拶機會,你要常常來參加禅七。

去不得處,便是話頭

至於「去不得處,便是話頭」的「去不得處」是什麼意思?構成我們色身及心理的是: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五種元素,而靠這五種元素都到不了的地方,就是話頭。話頭是你藉由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去推敲都到不了的。所以,參禅是要讓我們照見五蘊皆空,跳脫六根對六塵的束縛,這樣才能夠跳出十八界。請各位閱讀《借殼指月》第一冊,書裡把《楞嚴經》中關於五蘊與妄想的關系,做了詳細說明。

五蘊與妄想

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五蘊會產生什麼妄想?

色蘊產生「堅固妄想」,就是由於有了這個軀體,你若認定這軀體才是你。你會不會認為坐在這裡的我,這個軀體是你?不會吧!你一定認定你現在的身體才是你。所以,在修行時,你的色身是第一個會干擾你的,而且是根深蒂固的干擾。

受蘊產生的妄想叫「虛明妄想」。打坐的時候,比較常用觀呼吸,很多人觀呼吸觀沒多久,就開始覺得身上癢,好象有螞蟻在爬。其實哪有螞蟻?這是受蘊產生的虛明妄想,讓你覺得明明就是很癢,可是摸起來卻沒什麼!受蘊感受的,都是虛妄的,但是你內心卻覺得很真實,所以它是「虛明妄想」。一打坐,干擾就來了;這邊有螞蟻在爬,摸了這邊換那邊,摸了那邊換腳痛,痛也是感受。腳痛,放下來就好了!可是現在師父在瞪我,我不能放腳!於是你就轉,轉什麼?轉入想蘊。

想蘊產生的妄想,叫作「融通妄想」,就是以自我意識來考量,把所有過錯推給他人,而把對的事都往自己的身上攬。腳很痛卻不能放下,就轉腦筋想:「唉喲!還要多久才能下坐?」「維那師父是不是睡著了?怎麼還沒敲引磬?」「唉!維那師父沒有睡著呢!」「啊!還有三分鐘,快了、快了!」這一看啊!三分鐘比一輩子還長、還難過!所以,想蘊一起來,就開始動作;看維那有沒有敲引磬?維那有沒有睡著?時鐘有沒有在走?膝蓋痛得受不了,覺得時間怎麼過得這麼慢!所以色、受、想就變成了束縛!為什麼你會一下子看維那,一下子看時鐘?這些都是行動,是誰在驅動和支使?是誰命令你去看的?就是你的「融通妄想」引起了行蘊。

行蘊會產生「幽隱妄想」。行蘊是一種流動,所以你就開始動、想、看;不看則已,一看就更加很難過了!

識蘊會產生「顛倒細微精想」。接下來,當你等得不耐煩了,於是昏沉、瞌睡。才一睡著,阿賴耶識的種子就出來了,像做夢一樣,生起一大堆顛三倒四的妄想,就是「顛倒細微精想」;這是非常精細的妄想,你根本都還弄不清楚,它就冒出來了。是誰讓它冒出來的?就是行蘊把它搬出來的,是行蘊在帶它,可是你看不到;所以行蘊的妄想叫作「幽隱妄想」,忽隱忽現地,你看它,它就不見,你不看它,它卻來了。有時你會無緣無故地鬧情緒,比如一大早起來,看什麼人都覺得不順眼。你看得到這種情緒怎麼流動嗎?這就是行蘊的作用。

「去不得處,便是話頭」,就是要離開心意識,才能到達話頭。五蘊產生的,都是妄想,妄想不是話頭。所以,想藉由色受想行識,或眼耳鼻耳身意去了解話頭,是永遠達不到的;只有照見五蘊皆空,跳脫六根因六塵而產生的六識作用,才能夠到達。所以,現在教大家提話頭,就是要幫大家跳脫五蘊、六根、六塵、六識的束縛,這樣才能體驗什麼是話頭。

關於「如一座鐵壁銀山頓在面前」,必須話頭熟練了,從念念到追求,而產生不提自提、疑情頓生,才會了解這句話的意思。功夫還沒到那裡,跟你解釋太多,只會變成慧門法師養的鹦鹉,你會講給別人聽,可是自己的內心並沒體驗!

 

 

上一篇:明清居士名家文集:楞嚴經說約 第七卷照字集(陸西星)
下一篇:明清居士名家文集:楞嚴經說約 第八卷含字集(陸西星)


即以此功德,莊嚴佛淨土。上報四重恩,下救三道苦。惟願見聞者,悉發菩提心。在世富貴全,往生極樂國。

台灣學佛網 (2004-2012)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