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閱讀

首    頁

法師開示

法師介紹

人間百態

幸福人生

精進念佛

戒除邪淫

最近更新

居士文章

寺廟介紹

熱點專題

消除業障

素食護生

淨空法師

佛教护持

 

 

 

 

 

 

全部資料

佛教知識

佛教問答

佛教新聞

深信因果

戒殺放生

海濤法師

熱門文章

佛教故事

佛教儀軌

佛教活動

積德改命

學佛感應

聖嚴法師

   首頁法師開示

 

其它法師:法曜法師講《堅固經》

 (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)

 

堅固經

法曜法師講於莊嚴寺

如是我聞,一時佛在那難陀城,波婆利掩次林中。與大比丘眾,千二百五十人俱。爾時有長者子,名曰堅固。來詣佛所,頭面禮足。在一面坐。時。堅固長者子白佛言。善哉。世尊。唯願今者饬諸比丘。若有婆羅門.長者子.居士來。當為現神足顯上人法。

如是我聞,是我阿難如實聽到佛說的。嚴格來說,並不只阿難聽到,而是在結集經典的時候,大眾推阿難為上首,來判別什麼經該留,什麼不該留,如同現在開會,會議上遇到分歧時,就由主席裁定一樣。

那難陀城,又作那爛陀,位於摩竭陀國菩提道場大覺寺之東,一直以來都是有名的學府,有很多有名的婆羅門住在那裡,佛住在波婆利掩次的森林裡,和大比丘一千兩百五十人(佛講這部經的時候,離佛成道已有一段時間),其中有一位長者的名字叫“堅固”(堅固是非常有錢和名望的居士),頭面禮足(即頭禮佛的足部,代表他很尊敬佛和正向佛學習),後坐在佛側面,堅固長者子向佛說:世尊,您好,若有婆羅門、長者、居士等來的時候,我希望世尊能叫諸比丘,為他們顯神通和上人法(非一般人可得到的法)。

佛告堅固。我終不教諸比丘為婆羅門、長者、居士而現神足上人法也。我但教弟子於空閒處靜默思道。若有功德,當自覆藏;若有過失,當自發露。

佛回答說:我從來不教比丘們,為婆羅門、為長者和居士們,而現神通和上人法,(大家都知道,佛並不贊成佛教徒談神說怪或顯神通),我只教弟子於空閒處(安靜的地方)靜默思道(靜坐禅思解脫之道)。若有功德(自己在修行上,若有任何特殊的成就或功德),當自覆藏(應當保持低調,要隱藏;別到處宣揚炫耀,簡而言之,即謙虛)。若有過失,當自發露(若身、口、意等言行方面,有任何過失或錯誤,就要勇於發露、忏悔、認錯。現今很多現象,卻和當年佛所教的背道而馳,做錯了,把過失藏起來,在修行上稍有突破,就大肆宣揚,宣揚到最後,成了妄語。)

佛陀的這種態度非常重要,不管讀書或做事,若學得多好,應該越學越謙虛,當一個人肯把自己沒做好的部份(或缺點)說出來,並肯去修改的時候,他就會越來越好;人若隱藏自己的缺點,越隱越多的時候,就永遠不會變好。

時。堅固長者子白佛言,我於上人法無有疑也。但此那難陀城國土豐樂。人民熾盛。若於中現神足者。多所饒益。佛及大眾善弘道化。佛復告堅固。我終不教比丘為婆羅門.長者子.居士而現神足上人法也。我但教弟子於空閒處靜默思道。若有功德。當自覆藏。若有過失。當自發露。

堅固長者向佛說:「我對您所教的,超出一般人的法,並沒任何的疑惑。在那難陀這個地方,國土非常肥沃,一片繁榮富裕。人民都很熱忱。如果您叫弟子在這裡顯神通,對弘揚佛教,會有很大幫助和好處,簡而這之,佛教會因此而興隆起來。」

佛復告堅固。我終不教比丘為婆羅門.長者子.居士而現神足上人法也。我但教弟子於空閒處靜默思道。若有功德。當自覆藏。若有過失。當自發露。

佛陀並沒同意堅固的看法,並再次重申:「我只教導我的學生,應當在幽靜的地方獨自靜默,思惟解脫之道。自己在修行上,若有任何特殊的成就,應當要隱藏;若有任何的過失或錯誤,就要勇於忏悔、認錯。但我從不會教他們在婆羅門、貴族、或居士的面前展現神通。」

所以者何。有三神足。雲何為三。一曰神足。二曰觀察他心。三曰教誡。雲何為神足。長者子。比丘習無量神足(比丘練習神足通)。能以一身變成無數至於什麼叫“神足”呢?

為什麼呢,佛陀進一步解釋神通的內涵。神通大致可分三種:一是能上天入地、飛行自在的神足通;二是能觀察他人內心的他心通;三是能教誡世人的神通。

佛陀先解釋神足通的意義:「所謂神足通,是指當一名比丘在修習無量神通之後,能同時以一身變化成無數分身,復以無數分身還合為一體。

長者子。比丘習無量神足。能以一身變成無數。以無數身還合為一。若遠若近。山河石壁。自在無礙。猶如行空。於虛空中結加趺坐。猶如飛鳥。出入大地。猶如在水。若行水上。猶如履地。身出煙火。如大火聚。手扪日月。立至梵天。

比丘練習神足通,能以一個身體變成無數個身體,只要他想去哪裡,不管是遠或近,均能一瞬間通行自在無礙,如入無人之境,猶如行空。他能在虛空之中盤腿結加趺坐,猶如飛鳥一般。堅硬的大地對他來說,就像河水一般,他能出入大地,猶如出入河水。他也能不靠任何工具,獨自在水上行走,猶如足履平地一般。他能身上發出熊熊大火,將自己團團圍住,如大火聚一般。他甚至可以用手觸摸天上的太陽及月亮,只要他想去遙遠的梵天,便能瞬間出現在梵天的天界。

若有得信長者.居士見此比丘現無量神足。立至梵天。當復詣余未得信長者.居士所。而告之言。我見比丘現無量神足。立至梵天。彼長者.居士未得信者語得信者言。我聞有瞿羅咒。能現如是無量神變。乃至立至梵天。佛復告長者子堅固。彼不信者。有如此言。豈非毀謗言耶。

若相信的長者或居士,看見這名比丘施展如此不可思議的無量神足通。能瞬間抵達梵天天界。他就會跟那些對佛法沒信心的長者居士們說,我看到種種的神通。那些對佛法沒有信心,不相信的人就說,我也聽過一種神秘的咒語,只要能勤加誦持,也能變無數不可思議的神通啦,甚至一下子可抵達梵天,因此,這沒有什麼了不起啦!佛告訴堅固長者,如果不相信的人,聽到這些,就開始毀謗。

堅固白佛言。此實是毀謗言也(堅固回答,是的,這樣就毀謗了佛法)。

佛言。我以是故。不饬諸比丘現神變化。但教弟子於空閒處靜默思道。若有功德。當自覆藏。若有過失。當自發露。如是。長者。此即是我諸比丘所現神足。

所以佛說,我不會叫比丘們去行神變法,我是教比丘們到安靜的地方去修行,思惟解脫之道,若修到有任何特殊的成就或神通或什麼境界時,就要藏起來(要謙虛而非四處炫耀,引人崇拜);若個人有什麼不好或過失,就要坦誠的向大眾說出和忏悔,這些,就是我教比丘們現的“神通”了。

雲何名觀察他心神足。於是。比丘現無量觀察神足。觀諸眾生心所念法。隈屏所為皆能識知。若有得信長者.居士。見比丘現無量觀察神足。觀他眾生心所念法。隈屏所為皆悉識知。便詣余未得信長者.居士所。而告之曰。我見比丘現無量觀察神足。觀他眾生心所念法。隈屏所為皆悉能知。彼不信長者.居士。聞此語已。生毀謗言。有干陀羅咒能觀察他心。隈屏所為皆悉能知。雲何。長者子。此豈非毀謗言耶。

什麼是能觀察他人內心世界的神通?他心通可以知道他人心的念頭,就算有阻礙,他也能知道;當一個比丘具有他心通的時候,他就到居士裡面去觀察,甚至是內心最陰暗、最不為人知的私密,也逃不過他的察覺;若是有信心的居士,看見這名比丘展現如此不可思議的觀察神通,能觀他人心所想的事情,甚至是最私密的事情也能察覺,這位居士很可能會跑去跟那些,對佛法沒信心的在家人或外道說:「我親見某一位比丘,展現不可思議的觀察神通,能觀他人內心世界,就算是最私密的事情亦皆悉能知。」

那些沒有信心的在家人或外道,聽到這種宣傳,不以為然,說出對佛法不敬的話:「這世上有一種叫做“干陀羅”的神秘咒語,據說善加誦持,也能觀察他人內心,就算是內心最私密的事,亦皆悉能知,這種本領並沒什麼特別了不起。」

「你覺得怎樣?堅固?這種話豈不是诋毀了佛法?」

  堅固很認同佛陀的看法:「這真的是一種對佛法的诋毀。」

同樣的,不相信的人也會說,這些都是騙人的,佛說,這就是毀謗,佛問堅固,你看怎麼樣呢?

堅固白佛言。此實是毀謗言也。

堅固答,這就是毀謗。

佛言。我以是故。不敕諸比丘現神變化。但教弟子於空閒處靜默思道。若有功德。當自覆藏。若有過失。當自發露。如是。長者子。此即是我比丘現觀察神足。

佛說,因此,我不會叫比丘們顯現他心通,而是教他們在靜處好好修行,若修到某種境界,或有什麼功德時,要謙虛;若有什麼過失時,要有勇氣向大眾發露忏悔,這就是最好的他心通。

雲何為教誡神足。長者子。若如來.至真.等正覺出現於世。十號具足。於諸天.世人.魔.若魔.天.沙門.婆羅門中。自身作證。為他說法。上中下言。皆悉真正。義味清淨。梵行具足。

至於什麼是教誡神足呢?教誡神足就是滅除煩惱的解脫神通(漏盡通)。如來是真實的,是成等正覺出現在這個世間的時候,十號具足,他不但在所有的天神、世人、魔、若魔、沙門、婆羅門之中,達到解脫的成就,還能為其他眾生解說如何滅除煩惱的方法,不管是在一開始、期中、後期所說的佛法,皆悉真理,且具備清靜的梵行。這就是滅除煩惱的解脫神通了(漏盡通)。

若長者.居士聞已。於中得信。得信已。於中觀察自念。我不宜在家。若在家者。鉤鎖相連。不得清淨修於梵行。我今寧可剃除須發。服三法衣。出家修道。具諸功德。乃至成就三明。滅諸暗冥。生大智明。所以者何。斯由精勤。樂獨閒居。專念不忘之所得也。長者子。此是我比丘現教誡神足。爾時。堅固長者子白佛言。頗有比丘成就此三神足耶。

若是長者或居士,聽到這些話而相信。觀察自己不應該在家修,在家修行還是有很多的牽掛,沒辦法得到清淨,我寧可剃掉胡須和頭發,穿出家人的衣服,出家修道,成就這樣的功德,乃至成就了宿命明,天眼明和漏盡明,滅除許多黑暗,產生大智慧。嚴格說來,要有大智慧或證到果位,才能言“明”,而真正有能力的人,是不會到處炫耀的,所以。這就是我的學生所展現的教誡神通。

爾時。堅固長者子白佛言。頗有比丘成就此三神足耶。佛告長者子。我不說有數。多有比丘成此三神足者。長者子。我有比丘在此眾中自思念。此身四大。地.水.火.風。何由永滅。彼比丘倏趣天道。往至四天王所。問四天王言。此身四大。地.水.火.風。由何永滅。

這時,堅固居士問佛:「那麼,僧團裡是不是已經有一些比丘已經具備了這三種神通?」

佛陀回答:「何只一些,應該說有非常多的比丘早已身懷這三種神通。堅固啊!我舉個例子:在我的學生裡,有一名比丘,曾經獨自思考一個問題:“肉身的四大元素──地、水、火、風,該如何才能永遠的消滅?”」

長者子,彼四天王報比丘言:我不知四大由何永滅?我上有天,名曰忉利,微妙第一,有大智慧。彼天能知四大由何而滅,彼比丘聞已,即倏趣天道,往詣忉利天上,問諸天言:此身四大-地、水、火、風,何由永滅?

長者子,四天王對比丘說:「我不知道四大是怎樣永遠消滅的。我的上面有天,叫忉利天,忉利天的天王微妙第一,有大智慧,他能知道四大是怎樣永遠消滅的。」這位比丘聽了以後,又飛到忉利天,並問諸天說:「這個身體的四大,地、水、火、風,是怎麼樣永遠消滅的?」

彼忉利天報比丘言:我不知四大何由滅,上更有天,名焰摩。微妙第一,有大智慧,彼天能知,即往就問,又言不知。如是輾轉,至兜率天、化自在天、他化自在天,皆言:我不知四大何由而滅;上更有天,微妙第一,有大智慧,名梵迦夷,彼天能知四大何由永滅。

忉利天王對比丘說:「我不知道四大怎樣永遠消滅的。我上面還有天,叫焰摩天,焰摩天的天王,他是微妙第一,有大智慧,他能知道。」這位比丘飛到那裡就問,但是,焰摩天的天王又說不知道。這樣輾轉,直到兜率天、化自在天、他化自在天,都說:「我不知道四大怎樣永遠消滅的,我的上面還有天,微妙第一,有大智慧,名叫梵迦夷,他能知道四大是怎樣永遠消滅的。」

彼比丘即倏趣梵道。詣梵天上問言:此身四大-地、水、火、風,何由永滅?彼梵天報比丘言:我不知四大何由永滅。今有大梵天王,無能勝者,統千世界,富貴尊豪,最得自在,能造化物,是眾生父母,彼能知四大由何永滅。

這位比丘飛到梵天,到梵天王那裡問:「這個身體的四大,地、水、火、風,是怎麼樣永遠消滅的?」梵天王對比丘說:「我不知道四大怎樣永遠消滅的。今有大梵天王,沒有誰能勝過他。他統領世界,富貴尊嚴,能自由自在,能造化萬物,是眾生的父母,他能知道身體的四大,地、水、火、風,是怎麼樣永遠消滅的。」

長者子,彼比丘詢問,彼大梵王今為所在?彼天報言,不知大梵今為所在。以我意觀,出現不久。未久,梵王忽然出現。長者,彼比丘詣梵王所問言:此身四大-地、水、火、風,何由永滅?

長者子,那位比丘詢大梵王現在在哪裡?諸天都說不知大梵在哪裡。不久,大梵天王忽然出現了,那位比丘到大梵天王那裡問道:「這個身體的四大,地、水、火、風,是怎麼樣永遠消滅的?」

彼大梵王告比丘言:我梵天王無能勝者,統千世界,富貴尊豪,最得自在。能造萬物,眾生父母。時,彼比丘告梵王曰:我不問此事,自問四大-地、水、火、風,何由永滅?

大梵天王對比丘說:「我是大梵天王,沒有誰能勝過我,我統領世界,富貴尊嚴,能自由自在,能造化萬物,是眾生的父母。」

比丘聽了,就對大梵天王說:「我不是問這件事,我問的是-四大,地、水、火、風,是怎麼樣永遠消滅的?」

長者子,彼梵王猶報比丘言:我是大梵天王,無能勝者,乃至造作萬物,眾生父母。比丘又復告言:我不問此,我自問四大何由永滅?長者子,彼梵天王如是至三,不能報彼比丘四大何由永滅。

長者子,那大梵天王還是對比丘說:「我是大梵天王,沒有誰能勝過我的,我能造化萬物,是眾生的父母。」比丘說:「我不是問這件事,我是問四大,地、水、火、風,是怎麼樣永遠消滅的?」長者子,那位大梵天王,說了三次,仍不能回答比丘四大,地、水、火、風,是怎麼樣永遠消滅的。

時,大梵王即執比丘右手,將詣屏處。語言:比丘,今諸梵王皆謂我為智慧第一,無不知見,是故我不得報汝言,不知不見此四大何由永滅。又語比丘,汝為大愚,乃捨如來於諸天中推問此事。汝當於世尊所問如此事,如佛所說,善受持之。又告比丘。今佛在捨衛國給孤獨園,汝可往問。

這時大梵天王拉著比丘的右手,到暗處說:「比丘,現在梵天王們都認為我是智慧第一,無所不知,所以我不能對你說:我不知道四大,地、水、火、風,是怎麼永遠消滅的。」接著又對比丘說:「你真是大愚人,捨去如來,而在天神中問這件事,你應當到世尊那裡去問這件事。如佛所說的那樣,你應學習喲。」又對比丘說:「現在佛在捨衛國給孤獨園,你可以去問。」

長者子,時,比丘於梵天上忽然不現。譬如壯士屈申臂頃,至捨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來至我所,頭面禮足,一面坐,白我言。世尊:今此四大-地、水、火、風,何由永滅?

長者子,這時那位比丘從梵天飛來,猶如壯士張開他的手臂一樣,來到捨衛國祇樹給孤獨園,來到我住的地方,禮拜完後,邊坐邊對我說:「世尊,四大,地、水、火、風,是怎麼樣消滅的?」

時,我告言:比丘,猶如商人臂鷹入海,於海中放彼鷹飛空東西南北,若得陸地則便停止;若無陸地更還歸船,比丘,汝亦如是,乃至梵天問如是義,竟不成就還來歸我,今當使汝成就此義,即說偈言:何由無四大 地水火風滅

何由無粗細 及長短好丑

何由無名色 永滅無有余

應答識無形 無量自有光

此滅四大滅 粗細好丑滅

於此名色滅 識滅余亦滅

我說:「比丘啊,你就像商人的鷹飛入大海一樣,在大海中,東西南北飛來飛去,如果見到陸地就停止,如果見不到陸地就返回船上。比丘啊,你也是這樣。飛到天上一直追到梵天,問這個問題,但沒有答案,又回到我這裡來,我就成就你為你解答。」佛就說了一偈:

何由無四大,地水火風滅,何由無粗細,及長短好丑。

何由無名色,永滅無有余,應答識無形,無量自有光。

此滅四大滅,粗細好丑滅,於此名色滅,識滅余亦滅。

時,堅固長者子白佛言:世尊,此比丘名何等,雲何持之。佛告長者子,此比丘名阿室已,當奉持之。爾時,堅固長者子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!

這時長者的兒子堅固對佛說:「世尊,這位比丘名叫什麼名字?怎樣持呢?」佛對長者子說:「這位比丘的名字叫“阿室已”,你當奉持。」這時,堅固長者子聽了佛說法,歡喜地依教奉行。

 

 

上一篇:明清居士名家文集:楞嚴經說約 第六卷寂字集(陸西星)
下一篇:明清居士名家文集:楞嚴經說約 第七卷照字集(陸西星)


即以此功德,莊嚴佛淨土。上報四重恩,下救三道苦。惟願見聞者,悉發菩提心。在世富貴全,往生極樂國。

台灣學佛網 (2004-2012)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