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閱讀

首    頁

法師開示

法師介紹

人間百態

幸福人生

精進念佛

戒除邪淫

最近更新

居士文章

寺廟介紹

熱點專題

消除業障

素食護生

淨空法師

佛教护持

 

 

 

 

 

 

全部資料

佛教知識

佛教問答

佛教新聞

深信因果

戒殺放生

海濤法師

熱門文章

佛教故事

佛教儀軌

佛教活動

積德改命

學佛感應

聖嚴法師

   首頁法師開示

 

慧門禅師:生命蛻變的機器

 (點擊下載DOC格式閱讀)

 

生命蛻變的機器 
慧門法師 
「生命的蛻變」是講如何改變自己的生命,而一講到改變,大家一定會想要往好的方面改變,讓自己變得更好。
 
掃淨內心污染.發動蛻變機器
大家學佛,都是想變得比較好。但是,各位是否想過,連「想變得比較好」,都是一種欲望和貪求。學佛若把「想變得比較好」的心常掛心中,就有障礙。所以,修學佛法先不必考慮是變得比較好或比較壞,只要學習照著方法做下去,其效果一定會變得比較好的。
 
很多人,平常都不說業障現前,開始學佛問題就來了,一下子說身體不舒服,連吃飯都咬到舌頭,就這樣把懶於修行的責任全推給了業障。
學佛修持禅法,並不是要改變我們的心;我們的心在沒受到污染之前,本來就具足和佛陀一樣的佛性。我們來修持佛法,也不是要改變我們的生命,我們的生命本來就很高貴、清淨,充滿著歡喜和慈悲,與佛陀及諸佛菩薩同樣無二。只不過在生命流轉中造了太多的惡因,這些惡因變成種子,進入八識田中,這種種子跟著我們走,只要這一期生命未了,果報未現之前,這些種子還是跟著我們下去,隨著神識繼續遷流不已。所以,過去生生世世所造作的業,都會綜合起來顯現果報。
要使心不再受到污染,不再造作惡因,就要透過「禅」的修持,漸漸地,一層一層地,把受到污染及被覆蓋的神識滌除干淨。這樣,我們的佛心佛性就自然顯現,生命自然充滿歡喜慈悲,自然不會有煩惱和痛苦了。
 
「禅」梵語譯為「禅那」,傳到中國省略為「禅」。在印度任何宗教都修禅那,例如:耆那教、婆羅門教都在修,他們修定,但是每個宗教所強調要達到的定,目標不同,有的為修神通想要飛天鑽地、有的為身體健康、有的為了脫生死、有的想透過修行來開大智慧,使自己的心不會執著外在的事物,使心不受束縛。
 
「禅」的原意包含「靜靜思慮」的意思。思慮什麼?思慮正法、正念,而不是胡思亂想、雜念妄想。胡思亂想的「想」,等於雜念妄想,人因為有雜念妄想,才會產生種種不必要的困擾、煩惱和痛苦。所以,想改變自己的生命,就要透過禅的修持才能達到。
例如,古代沒有自來水,人要去河裡挑水,可是挑回來的水很濁,不能喝,一定要靜置讓它沉澱;天氣好溪水沒受到污染時,挑回來的水放一個晚上,水澄清就能喝能用。若是遇到刮風下雨,溪水混濁時,挑回來的水就得讓它沉澱好幾天後才能應用。古人為了讓水加速澄淨,就在水裡放明礬,加速水中的雜質凝結、沉澱。
 
我們的身體,就像水桶;我們的心,就像桶裡被污染的水。心為什麼會被污染?就是生生世世、今生今世,有貪心、有嫉妒心,而做出很多執著的行為,這樣「心」(桶裡的水)自然受到污染。受到污染,我們的心就不清淨;心不清淨,看外在的事物,自然就看不出它的真相,所看到的都是假相和幻相;就像玻璃杯裝著水,把水弄濁,透過濁水去看玻璃杯對面的東西,看得清楚嗎?一定看不清楚的。假使搖動罐子,再去看,看到的東西會不會變形?肯定是會的,是不是?
 
所以,人之所以會煩惱痛苦,都是因為看不清實相,都只看到事物外表幻化的假相,無法看到真正的、主要的核心;只執著表相,而沒確實看清楚實際狀況。例如:兩個人一見鐘情就結婚,剛開始,眼晴、心,都是透過髒水和搖動的水去看對方,所看到的對方,都是迷迷糊糊、不清不楚,都不是真正的對方;只憑著看到的假相和自己的幻想,就認定對方是自己心目中的白雪公主或白馬王子。兩個透過濁水看對方的人,看不清時,自己就產生幻想,以為對方具備了自己所要的條件,所以一拍即合,一見鐘情;等結婚之後,對方露出狐狸尾巴,看到真相,這時就造成感情不和諧,產生煩惱和痛苦,甚至以為對方欺騙自己;其實對方那有欺騙?只因為戀愛時,對方明明說得不對,你也會坦護地說「對、對、對」。
若用這種方式去看世間事,對所接觸的事物,就無法辨認出何者為真、何者為假。這時,就會帶來無限的煩惱和痛苦、失望和挫折,而一直生活在煩惱痛苦、無奈中。
那麼,要如何將污染的心洗淨?如何除掉心中的污染?假定把污染除掉,又能持續保有定力,使心如如不動;再透過如如不動的心去看世間的一切,就能看到真相,而不被假相欺騙,這時就不會執著,不會把一個假的東西,硬要把它當成真,真的卻強要當假的;人的煩惱和痛苦就這產生的。
禅的作用,就像在濁水中加明礬,加速污染物凝結,使它沉澱。一個人學習禅法,透過禅的修持,可以慢慢一層層地將內心的污染掃淨、除掉;有了定力以後,身體所裝的心(水)就不容易晃動,不會髒;這樣,透過清淨不晃動的心去看世間,自然就看得清清楚楚,就不會執著,就沒煩惱和痛苦,自然能恢復清淨、快樂的本性。若沒禅的修持,就無法見到本自具足的本性,只好生生世世再輪回了。
我們要修行,就要多學習幾種方法,把每種方法都演練純熟,自然會發現其中和我們契機、契理,並且讓我們歡喜信受的方法;用這個方法繼續修持下去,內心所有的疑惑就會一掃而空,而得到真正的清淨和喜悅。
 
事實上,讓生命升華,使生命產生蛻變—從壞變好,從好變得更好,每個人都有這種能力,只因我們的心受到污染,又久未充電,使生命的原動力發不起來。
舉例來說,寒暑假時,很多人來打禅七,我都告訴他們:「你們來打禅七,每天都去步道行禅,或去河邊坐,坐在石頭上看花、看樹、看石頭、看瀑布、看流水。你們看到的花草樹木,全部是攝取人類不要的、丟棄的東西當養分,它們的根從土裡吸取水分,它們的葉從空氣中吸取人類吐出來不要的二氧化碳,但經過它們蛻變的機器的作用(生命的原動力),卻可以把壞的東西轉化成好的,還會吐出氧氣給我們,若沒它們這樣來調節大自然中空氣成份的比例,我們就無法存活,甚至有很多花草樹木,還能開漂亮的花,結好吃的果,把自己奉獻給人類。
 
花草樹木在這麼差的環境中,都能吸取廢棄的東西,把不好的蛻變成好的,奉獻給宇宙。反觀現在的學生,在家裡,向父母拿很多零用錢,看同學穿漂亮的衣服、鞋子,他也要買,而且還要買名牌的。他們要求的是:要父母愛他、老師稱贊他、人家尊重他、對他客氣;若不順他們就出口三字經,出拳揍人,還拿刀子捅人,甚至飚車時拿起刀來,連不認識的人也砍過去!
他們的環境,和花草樹木的環境,是不是天壤之別?為什麼被我們列為沒意識的植物,有蛻變能力,而人類,成人要穿好的、吃好的、住好的,青少年也是什麼都要最好的,但變出來的生命品質好不好?有沒有成正比例?沒有。
 
我們要的環境,都是要最好的,要讓身體、生理舒適,要讓心理也很舒暢。目前社會經濟,在物質方面都很豐裕,身外之物的需求很容易滿足,也很容易就達到自己的欲望;但是要達到心靈滿足就難了。你能保證每天早上起床,先生都站在床頭跟你說「早」,說「你今天很漂亮」嗎?絕對不可能。你能保證每天坐上了公車,人家都說:「你長得很莊嚴,你請坐!」嗎?一定不可能。所以,想在心靈上得到他人的尊重而膨脹自我,一定會產生煩惱和痛苦。
 
我們每一樣東西都要好的,但經過內心轉化出來的,卻都變成不好的悲傷、挫折、失望、煩惱、痛苦。說起來,這都是自己的欲望太多;欲望太多,自我膨脹;當自我膨脹時,就掩蓋了生命蛻變的功能。事實上,我們如果要求好的東西,那麼生命內在最深處的蛻變機器,就應該產生作用,讓它蛻變出更好的東西來;就像上市場買菜,假定買的都是好的菜(新鮮的材料),煮出來的,就應該是色香味俱全的佳肴。但是,為什麼有人用同樣的材料,卻煮不出好菜來?這就是技巧、方法對不對的問題了。
為什麼人所要求的都是最好的,經過他身心轉化後,生命的品質卻變成負面的?因為其中沒有佛法,沒有透過禅的修持,所以內心深處能讓生命蛻變為更高尚、更有意義、更優美的機器失去了作用,喪失了蛻變能力,所以,呈現出來的生命品質都是負面的;就像上等的材料,交給不會煮菜的人,煮出來的通通像豬菜。
 
尋找相應的法門.消除自我意識
你們在家裡和先生、孩子、鄰居相處,遇到爭執,是不是直覺的就先找對方的錯誤?「就是因為你怎樣,我才會怎樣。」先把爭執原因推到別人身上,認為自己沒有責任。是不是這樣?
 
在生氣時,你們有沒有先檢討自己為什麼生氣?為什麼聽這句話就生氣?為什麼看到這個人就生氣?還固執己見地認為:「就因為他這樣做,我才會生氣,我是為他好,才生氣。」是不是這樣?你們是用什麼方法來處理日常生活中的這一類接觸?
假定沒有方法,生命根本無法得到蛻變;現在有了方法,就可以找到我們最大的敵人──自己。我們的敵人,就是自己的貪心、嫉妒心、怨恨心、執著心、自我心、自私心、和自己的欲望,這些敵人,都是自己制造的。我們的煩惱和痛苦從那裡來?也是自己制造的,沒人能將煩惱痛苦加諸我們身上。所以,要了解如何解決問題,只有透過禅的修持,否則就無法解決。
 
要蛻變自己的生命,一定要透過禅的修持,找到一種相契、相應的法門,一門深入,助益才大。在學習中,找尋一個較合適自己的法門依法修行,不然,法不契機,就是盲修瞎練。就像買鞋子,要試穿看看合不合腳,再決定要不要買?而不是隨便找一雙就算數。再如先生送你一雙尺寸不合的皮鞋,說是進口的,花了三、四萬塊,買了送給你。你穿了,能走嗎?或是你先生到鞋店,看到一個女人在試穿一雙很小的鞋子,他覺得很好看,就買了一雙送你;回家一試,你的腳比較大,穿不下,先生就罵你:「花了那麼多錢買鞋給你,別人穿起來那麼漂亮,為什麼你穿不下?」這樣不是很好笑嗎?
 
所以,法一定要契機、契理、合適自己,要能對治自己不好的習性,這樣對自己才有幫助。舉個例子,假定你不抽煙,我卻一直教你如何戒煙,你喜不喜歡?聽了就討厭!但是對抽煙者而言,教他戒煙,才真正幫助他,改變他的生命,這樣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,得到最好的效果。
透過禅的修持,來拋掉生生世世、及今生今世養成的不良習性,使生命產生蛻變,我們的生命自然活得愈來愈喜悅,愈有意義。拋掉這些負面習氣,我們的生命就能流露出真正的慈悲。
生命要產生蛻變,可以說,只有透過禅的修持,才能徹底得到最安定、最永恆的改變;若用世間的方法,無論是法律或倫理道德來規范、來遏止我們產生惡行,這種外來的規范,對生命的改變都是非常有限的;也就是說,在情緒上,能用這些規范來控制,或許能暫時停止惡行,但是,一遇到另一種情境,或遇到外在的種種引誘,而引誘的力量又強過倫理道德及法律規范時,這些倫理道德及法律就會被拋到腦後,先做了再說。
所以要使生命產生蛻變,就必須尋找相應的法門,一門深入的修持下去,而且不只是今生今世,來生來世也要勇猛精進地一直修持下去。
 
透過禅的修持,才能使生命愈變愈好。但是,為什麼我們的生命不能愈變愈好?那是因為我們都沒禅修,只站在自私自利的立場,讓自我意識過分強烈;自我意識強烈,便無法蛻變自己。假定我們能調節自己、犧牲自己,自然就會蛻變得愈來愈好。
沒有禅的修持,人就不會調節自己。幾乎每個人都這樣:順境時,從不會想到什麼是煩惱、痛苦;在談戀愛時,樣樣都覺得很好,都自我蒙蔽,以為談戀愛很羅曼蒂克,不會想到失戀時的挫折和痛苦;婚後以為先生今天會比昨天更愛她、明天會比今天更英俊、後天會比明天賺更多錢,這都是自己在做白日夢、在自我膨脹。然後,一天天下來,一看,事情都沒按自己的夢想和希望達成,這時,就開始感到挫折、失望、煩惱和痛苦。
 
人因為不懂在需要時自我調節,反而一再自我膨脹,危機來臨時,才會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。很多做事業的人也一樣,當事業順利時,自己覺得很有自信,認為什麼事情都好解決,沒什麼困難,不管時機就拼命擴展。這樣不懂調節,就像樹木到了冬天還要葉子長得更茂盛,結果,冬天還沒過完就死了。
在台灣,有位商場聞人,自恃父親財產多又是立委,就把銀行當自家金庫,要多少就拿多少,因此盲目自我膨脹,過份投資,正巧碰上經濟萎縮,無法按照預期利潤回收,負擔不起冒貸和超貸的本利,結果造成金融大風暴,最後這位聞人手鐐腳铐在監獄中「郁卒」吐血而死。
這種景氣不好還要自我膨脹,就像樹木到了冬天還不斷長新葉一樣,把營養耗光,自然就趨向滅亡。這都是沒經過禅的修持,不懂自我調節,自我膨脹的結果。
 
透過禅的修持,知道把自我膨脹的枝葉剪掉,懂得調節自己的心念、言行、做法;這樣,生命才能蛻變,才能把壞質變為優質的;這些,都不必去求,只要懂得調節自己,削減自我意識,我們的生命就能蛻變得愈來愈好。
你們種過盆景嗎?種過的就知道,有些都不加以修剪;有些,一年修剪二、三次;結果有修剪的,就長得好;沒修剪的,就長不好。同樣的道理,一個不知割捨,以為要一路發才好的人,結果一定會輸給懂得一膨脹就捨掉的人。所以,透過禅的修持,不會去執著那些應捨掉的自我膨脹;才會樂於捨掉自我。自我慢慢減少、減少,反而保住生命最根本的原動力。
怎麼捨?就從禅的修持裡,把一顆自私自利的心變成助人、利他、奉獻的心,使大家都能更好。這才是真正削減自我膨脹的方法,否則生命就像不修剪的盆栽一樣,愈來愈雕萎。
 
一個沒遇過逆境的人,他的生命就無法真正成長出來,所成長的,都是虛假的外表,而不是真實的內在。人的生命要產生蛻變,首先要修忍辱;修忍辱就要忍耐。忍和耐不同,像打坐時腳會痛,要忍一分鐘,可以;忍三分鐘,可以;再忍五分鐘,就難熬了。假定要繼續熬,就不是靠忍,而是靠耐力。忍力和耐力完全不同,禅的修持,不是要訓練我們生命短暫的改變,而是要訓練長期的蛻變;只要耐力逐漸加強,心力也就會逐漸加強。人的心力加強了,不管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困難、挫折、束縛、麻煩,即使所有的逆境都現前,他也能像樹木一樣,全然接受所有的壞環境及干擾,並調整自我意識,適當地度過難關。也就是說,這些逆境經過他的內心,透過耐力、心力,蛻變成好的。懂得消融自我意識的人,不會因為環境改變,就生氣、抱怨、憤怒,也不會馬上找理由原諒自己,更不會把錯推給別人。
 
接受一切果報.停止惡因造作
當我們碰到生氣、憤怒時,該怎麼辦?我們要跟佛陀學習,不論好壞,一切都全然接受—學習像一面鏡子,清清楚楚地把果報反映出來,不要做出下一步的連鎖反應而造作新因,招惹更多更多未來的苦果。
 
佛陀是怎麼做到的?為什麼他能做到而我們做不到?就是因為我們在生氣和憤怒時,不了解是什麼原因而生氣。追根究底,為什麼會生氣?就因為我們的內心有大大小小不同的欲望,當欲望無法達到時,就會找出很多理由來推卸責任,把達不到欲望的責任推給別人,「都是你,如果不是你阻礙,我老早就完成了,就達到需求、滿足欲望了。」所以,我們會生氣,都是因為有人阻礙我們欲望的達成,使自我的成長與膨脹受到阻擋,於是就開始生氣。
 
譬如,先生和太太的愛,這種愛不是真愛,只不過是想把對方占為己有,作為發洩感情的工具,把對方當成一個東西而已;這時,你只有一個強烈的欲望──占有,而不是真正流露出慈悲的心去愛對方。如果真正流露慈悲心來愛對方,就不會因為對方的任何改變而影響你對他的愛。假定彼此只用占有欲望來滿足自己的情愛,或滿足自己受家庭保護的欲望,以為已經撿到鐵飯碗,不知不覺就露出狐狸尾巴,「反正現在身分證、戶口名簿都登記了,對方也沒辦法了。」所以,缺點統統暴露,讓生生世世積累的不好習氣天天爆發。
這就是沒禅的修持才不了解:人的欲望太多,就是生氣和招致煩惱痛苦的重要因素。假定認清了人生氣、憤怒是怎麼生起,就容易掌握生氣、憤怒能量的來龍去脈。
很多家長對孩子很嚴格,都說:「我是要你好,才叫你這樣!」但是父母往往都站在自己的立場去想象:「我認為你應該怎樣,你就要怎樣。」從未站在孩子的立場去了解,孩子應該過什麼樣的生活才會真正快樂?很少有家長能做到這點,都是以自己的標准或自己過去走的路,來要求孩子要如何如何,這樣一來,反而給孩子帶來很大的壓力。
 
將心比心,如果孩子跟你一樣,按照你安排的軌道繼續走,他會變成怎樣?從出生到現在,喜悅時間比煩惱時間多的?請合掌!只有一位;從出生到現在,不靠外在因素就有喜悅的?請合掌!一個也沒有。這就表示,我們的生命,從出生以來都處在煩惱、生氣、憤怒、痛苦的狀況比較多。如果連你自己都煩惱痛苦不堪,一點喜悅、快樂都沒有,還要小孩步上你的後塵,那不是硬要把他推落和你一樣的生命模式嗎?想想,我們哪有資格把自己的小孩往火坑裡推?自己走過的路都無法得到生命的喜悅,硬要小孩照著我們的路走,他仍然和我們一樣不會有喜悅的。若深入探討這個問題,就不會因為孩子不聽使喚而生氣了。
有一次,有兩位同所學校任教的老師來找我,他們是夫妻檔。先生學佛比較久,太太剛接觸佛法。先生說:「快!有問題就問。」太太想想就問:「我有兩個小孩,一個很聽話,每次要他做什麼,他就做什麼。另一個就不聽話,不管我講什麼,一定要唱反調。所以我經常生氣,不知道該怎麼辦?」
 
問題就在這裡。她認為孩子是她生的,應該百依百順聽她安排,叫他們往東,就絕對不能往西。沒想到有一個竟不聽她擺布;叫他往東,他一定向西,故意搗蛋,是個叛逆的孩子,讓她頭痛不已。其實,一個人的個性和生命,一定有順從的一面,也有反叛的一面。當母親受到叛逆孩子對峙時,她就生氣,為什麼生氣?因為這孩子傷到她作母親的權威和尊嚴。可以想見,只要我們有強烈的占有欲望,只要我們欲維護自我的自尊,就很容易生氣、憤怒。
 
從無始以來就養成經常生氣、憤怒的習性,到底要用什麼方法,才能讓它消之於無形?怎樣才能不讓生氣、憤怒的能量白白耗掉,並且把它變成正面情緒的能量,使生命升華?譬如,如何把生氣的能量轉移成祥和的能量?如何把憤怒的能量轉化慈悲與和諧的能量?這就牽涉到這個人有沒有禅的修持?有沒有禅的修持,在處理事物的方法上有很大不同,生命的品質也會產生很大的不同。
佛陀遇到逆境時,因為有禅定功夫、有觀照能力,他不但不會讓生氣從他內心深處生起,更不會讓生氣的能量付諸言語表達及反擊行動上。所以,我們要處理自己生氣、憤怒時的能量,就必須跟本師釋迦牟尼佛學習。
佛陀時代,提婆達多經常想陷害佛陀,打擊佛陀,以取代佛陀的地位。有一次,提婆達多見佛陀從街尾走來,就在街頭故意把一只大象弄得大發脾氣,讓大象狂奔出去,想利用大象踩死佛陀,但是大象狂奔過去,跑到佛陀面前,把腳提起正要踩下去的時候,突然把腳停住懸在半空中,沒有踏下去。
 
這時,佛陀的弟子很生氣地跟佛陀說:「提婆達多三番兩次陷害您,我們應該還以顏色,以後他才不敢這樣!」你看,這些弟子很多都很有修行,最起碼都證阿羅漢果以上,比我們有修行好幾萬倍,連他們這樣有修行的人,都還會生氣。
但是,佛陀卻阻止他們說:「不可以這樣做!去報復他,就是在造作新的惡因,將來還會招來新的惡果!」接著佛陀說:「要想停止因果循環報應,不管碰到順境或逆境,甚至被冤枉了,沒辦法用語言文字解釋的時候,我們還是要擁有一顆喜悅的心,來接受當下呈現的不好果報。這次不好的果報,是因為提婆達多在過去生與我有過節,今生又對我的修行與說法沒有深刻了解所造成的誤會,所以他才一直想陷害我,想置我於死地。事實上,也是我自己造了沒把話說清楚的因,才會呈現這樣的果報。若要讓造作的因所呈現出來的果報消失作用,不再和神識連在一起,生生世世跟隨著,這就像一面鏡子把惡因照出來,清楚知道現在是在接受果報。接受果報時,如實反映,照出自己造什麼因而接受什麼果報,不做連鎖反應。假定有報復的心,不但先前的果報沒有消除,反而又造作了新因,將來就要再承受更不好的果報。」
佛陀對逆境,對極不公平、對無理的待遇都欣然接受,只是像鏡子一樣,如實反映而不作出任何連鎖反應,這是因為他有觀照能力。若沒觀照能力,就會繼續造作惡因。
 
今天,有人對我們無理苛求、辱罵,我們會不會生氣?一定會!
為什麼?因為沒有觀照能力,沒觀照到因果循環的規律,所以,要處理生氣和憤怒,必須向佛陀學習觀照因果和因緣。
接著弟子又問佛陀:「為什麼大象抬起腳,卻不踏你,而懸在半空中?」佛陀說:「因為大象過去生與我有因緣;因為我曾經救過它,它知恩圖報,懂得要感恩、回報,所以在它最憤怒、發狂的時候,都還知道感恩,而停止發瘋狀態,以報答過去世的救命之恩。」所以,人要處理生氣、憤怒,也要向這只大象學習,當生氣憤怒的時候,只要生起感恩回報的心,原本想生氣的事也就不會生氣了。
有位來「如來禅蓬」參加禅修的師姐,在禅修過程中,我教他們要忏悔、感恩,讓他們打坐到很寧靜的時候,再慢慢地引導他們去想自己應該忏悔那些事,以及忏悔後要不要感恩圖報?當時這位師姐一直流淚,看起來很傷心,我也沒問她。不久,她又來參加禅修,在心得分享時,她說上次來參加禅修,在忏悔過後,竟然發現她應該對婆婆感恩。
 
原來,她婆婆已經八十幾歲,晨昏顛倒—認不出白天和晚上;每次她要幫婆婆做事,婆婆都推開她,造成婆媳感情不好,但她和先生的感情還算融洽。在那次忏悔時,她就想,為什麼婆婆對她不好?慢慢一想,才驚覺是她先對婆婆不好,於是開始忏悔、掉眼淚,甚至生起了感恩心,認為如果沒有她婆婆,怎可能有她先生?怎可能給她和諧的家庭?所以她頓起感恩。在忏悔感恩之後,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八點多,想不到她婆婆竟然奇跡出現,很清楚地知道是晚上,還叫她的名字,問她有沒有吃晚餐?讓她嚇了一跳。
 
人的心念,在一念之間產生轉化之後,生命跟著改變,整個家庭關系也調整過來。所以,處理生氣和憤怒時,先要檢討自己,把自己的心往內照,眼睛往內看,把我們最喜歡看別人缺點、挑剔別人錯誤的心和眼睛,轉回來看自己的錯誤和缺點;之後,把我們最喜歡看自己優點的眼睛反過來向外看,去看別人的優點和種種好處。這樣,生氣和憤怒的情緒就能處理得妥當。如果沒這樣做,就永遠不能建立良好的人際關系,就沒辦法在群體生活中與人和諧相處。
 
修持觀照能力.轉化憤怒能量
生命的蛻變,絕不是用控制可以達成的;用控制,只是一種壓抑。壓抑是受到輿論、社會風氣、習俗,受到教育程度、社會地位、名譽的約制,而安撫自己的心,這些都不是根本的、究竟的。如果遇到更嚴重的狀況而失控時,怎麼辦?只有透過禅的修持,才能讓我們具有觀照能力,有了觀照能力,才能穿透所有虛幻的表相,進入內心深處。到內心深處,才能看到每一個念頭的生起、流動和消失。也唯有透過禅的修持,才能有這種觀照能力,有了觀照能力,內心所生起的任何不好的能量,都可以了若指掌,像貪心、瞋恨心、抱怨心、焦躁心、暴戾心、悲傷心、憂慮心、愚癡心,甚至相對的祥和心、愛心、和諧心、慈悲心、快樂心、喜悅心等等,都可以看清它的來龍去脈。透過禅的修持,能具有觀照能力,生命才能產生很大的蛻變,有了這樣蛻變,生命就會升華,就會活得更有意義。
 
要讓生命產生蛻變,就要進一步去觀照,會影響生命升華的毒素到底是怎麼生起?生起以後,會對生命產生什麼影響?由這些毒素產生的情緒,它們的能量又跑到那裡去?透過禅的修持,掌握好內心這些細微的感情波動和情緒變化,我們就不會被毒素迷惑而侵害到真正的生命核心,生命就能產生很大的蛻變,在生生世世的修行中逐步升華,終有一天會跳出六道輪回。不然生命無法產生蛻變,輪回的輪子永遠不能停下來。不能停下來,我們只好生生世世繼續遭受輪回的痛苦,這樣我們生活的沒有一點意義,總是生活在恐懼、怖畏、害怕、不安的精神狀態中。
試想長期處在毒素侵害下,我們的生命還有什麼意義?現在,請大家把眼睛閉起來,想想看,從出生到現在,自有記憶以來,你生氣、憤怒的次數和時間比較多?還是喜悅的時間比較多?
 
再進一步想想看,如果你的快樂比痛苦多,但是,這些快樂都是從內心生起,或是需靠外在因素,你才會快樂?例如,來自父母、兄弟姊妹的愛護、同學朋友對你的肯定,或用金錢買物質讓生活過得舒適,你才會快樂?還是不需要靠任何外物,什麼事都不做,你就會快樂?有沒有人需要靠外在的幫助、人家的贊美,才會快樂?有沒有人都不需要這些,就會有喜悅流露?不需要好吃的東西、不需要電視、不需要穿漂亮的衣服、不需要先生或太太灌迷湯、不需要朋友同事對你肯定,就會快樂?沒有任何原因,都能保持快樂?──都沒有!
為什麼不能沒有任何原因就能保持快樂?追根究底,還是因為我們生生世世都在貪瞋癡、愛慢疑、邪見這些毒素的侵害和引誘下。欲望就在這當中逐漸生起,並繼續制造毒素來毒害自己。這些毒素都不是外來的,而是從內心深處自己制造出來的。我們的情緒為什麼不穩?為什麼總是隨時要與別人對抗,或看某人不順眼。這都是因為我們有種種大小不同的欲望。不論我們的欲望是那一種,是要有錢、要有更好的房子住、要有更高級的車子開。事實上,這些欲望的種類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產生這些欲望的根本原因──貪。
 
當欲望生起而達不到的時候,就會給自己帶來失望和痛苦。只要有人事物阻礙欲望的達成,我們就開始生氣、憤怒,把自己不能滿足欲望的原因都推給別人,推給阻礙我們的人,就這樣一直繼續累積著,生生世世養成不好的習性,日復一日地加深、累積更多不好的能量,隨時會被引爆。
所以我們必須透過禅的修持,產生觀照能力,分分秒秒往內心觀照,觀照欲望的能量,這時欲望就會立刻消融於觀照之中,這樣生命就會因此而得到蛻變。
修持禅法就是要消除自我意識,不讓自我意識膨脹。透過禅的修持,能把這點做好,那我們的生命就會過得更有意義、更喜悅。所以,叛逆並非不好,教育孩子要去發掘叛逆背後的潛力,再針對這種潛在力,去幫助、協助,讓它發揮出來。這樣,這孩子的生命才能真正完全的獨立。
想占有的欲望,就是讓我們煩惱、生氣、憤怒的最大因素。我曾讀過一本書,作者寫他演講之後有人問他:「生氣、憤怒時,怎麼辦?」他以自己的例子說明:「假如我的孩子做錯了,我會跟他說明原因之後再打他,打他,才能發洩我生氣、憤怒的情緒,這樣才不會壓抑。」你看!作為一個父親,用這種方法來處理自己的生氣、憤怒,他不壓抑生氣和憤怒,雖然他想教他的孩子改好,但是潛意識裡,卻是以打小孩來發洩自己的生氣和憤怒。這種內心自我矛盾所做出來的方法是不好的,雖然他內心多少還充滿了愛,雖然痛在孩子身上,也痛在他心中。
我們再看有些老師,當學生傷到他的尊嚴時,他會憤怒的一巴掌打過去。他這種打法和父母打自己孩子的心境顯然不同。父母打自己孩子的時候,至少還摻雜了親情,而這種老師打學生則是氣昏了頭,覺得自己尊嚴受到傷害,失去理智,在盲目之下打過去。所以,有時候老師打學生,為什麼一打就發生問題?學生不是因為老師打他,他才反擊;也不是因為打重了,才反揍老師一拳;而是他內心不滿那種處罰沒有慈悲、沒有愛的成份!他可以從老師的臉上、從沖動的舉止上,深深感受到老師的憤怒情緒,所以他不願被打,直覺的即刻還手;很多體罰糾紛都是這樣發生的。
 
所以,我們對生氣和憤怒的處理要非常技巧,也唯有透過禅的修持,來觀照自己的能量,才有辦法做到。有些老師上課,碰到芝麻小事,就氣一天、二天、甚至一個禮拜,都不消!為什麼不能消?因為沒觀照能力。例如學生吵,遇到老師心情很好的,對「吵」的感覺就不會在意;但是心情不好時,就會對學生大發脾氣。
 
同樣的,為什麼很多孩子會反抗父母,親子關系惡劣?因為父母感情失和吵架了,就把整個情緒改變方向,轉移到無辜的孩子身上,把孩子當發洩對象,當出氣筒;孩子在家裡就很難過,內心就很不平。因為不平,脾氣也跟著不好,就容易被激怒、容易生氣 。事實上,生氣憤怒的能量和祥和慈悲的能量是一體兩面的,就像銅板,一個正面,一個反面;也跟手掌一樣,當憤怒時,是握著拳頭揍出去,產生暴力,能量透過心傳遞到拳頭;但是這能量也可以不用在拳頭上,而用在手心,伸出去,握個手,道個歉,這樣,就把產生暴力的能量引導到友誼、祥和這邊來了。
所以,透過禅的修持,能適當引導各種正負能量。引導得好,情緒就會平穩,如長江、黃河雖然經常泛濫,但只要疏洪道做得好就不會泛濫。同樣的,生氣的能量所產生的情緒,透過禅的修持引導,讓它走動,就不會危害自己和他人。所以,對生氣的處理,一定要透過禅的修持,逐漸有觀照能力以後,才有能力引導它,否則生氣的能量缺乏適當引導,只有隨它任意爆發,這種無明、無奈的爆發方式,所造成的後果也不堪設想。
在沒觀照能力之前,碰到外境阻礙自我成長,阻礙欲望達成,傷害自尊、自我而生氣時,怎麼辦?有什麼方法既不影響、干擾、傷害別人,也不影響、干擾、傷害自己,讓自己有適當的管道發洩能量?
一、觀照呼吸
遇事開始要生氣、憤怒時,如學過數息觀或安那般那呼吸(觀息),馬上可以看到自己呼吸的方式和速度在改變。所以,當發現自己的呼吸變得急促、不規律時,就要知道有不好的能量要沖出來,有氣要發了。這時,如果環境許可,最好坐下、把腿盤起來、把手放松、打手結,不要握拳頭。把呼吸放慢,閉眼。能做到這些,憤怒的氣就由緩慢的呼吸引導到正常管道運轉,生氣就會減低,能量也不會沖出來,就不會做出不可收拾的事了。
很多同學來參加禅修,我都告訴他們:「生氣時,第一步:把手掌放開,不要握拳,握拳會讓自己更生氣。先放掌,把手放開,把眼睛閉起來;接著,腦筋不要去想那件事,馬上觀自己的呼吸;環境許可時,盤腳。這樣,就能引導生氣的能量,不讓它爆發,也不壓抑它,讓它適當地流動。」
很多在社會上工作、在公司開會、或與同行競爭時,為了自己的利益或觀點與他人不同,就會爭吵;對方講的話或方法,聽了不滿意就開始生氣:「講這麼久,又沒道理,還不快說完!」結果,一生氣,講話的口氣都帶刀、帶氣,這樣,對方一定不會接受,認為你是在意氣用事、對人不對事。碰到這種情形,怎麼辦?一樣!先調息,做丹田呼吸,做到呼吸平穩後,再開始表達自己的看法;這樣,對方容易接受,認為你的確是對事不對人,講話的口氣也不因人而反對,沖突、爭執才會減少,我們的氣才會消散。
 
二、 藉像觀照
若遇學生在學校打架,你怎麼處理?
怎麼處理都沒用。記過,有什麼用?都已經打過了,怎麼辦?
最好是建議學校,在體育館裡裝沙包、沙袋,牆壁還要裝鏡。學生一打架、一生氣,就叫他們一邊一個,對著鏡子揍沙包;同時,要他們看鏡裡的那個人,把鏡裡打沙包的人當成不是他自己,鏡子裡那個人才是真正的他。這樣,他的能量就會跑到鏡子裡去,變成鏡子裡的人是他自己;他的能量就從身上拋出去而被鏡子裡的人像吸收。用這種方法,就可以訓練他的觀照能力,觀照到他自己的言行,愈看愈覺得丑陋,愈覺得自己的行為實在太粗魯、太暴力,實在不應該這樣做。這樣,他們的氣和能量一消耗掉,就沒有多余的能量來打架了。
 
三、快速行香
也可以把吵架、打架的學生叫到輔導室去盤腿、打坐,去數息、觀息;等他們氣順了再說,這樣才有用。否則,對他講什麼,他都聽不進去,也接受不了。有些老師甚至一看到學生吵架、打架,就叫他們去跑操場,這只能消耗他們的能量,並不能把他們內心的怒氣拋出去。那麼,到底用什麼辦法好?用快速行香。
生氣的時侯,順時鐘繞著直徑六公尺的圓圈快速行香,這樣,生氣的能量就會隨著行香而產生離心作用,把生氣的能量拋掉,拋到最後,就不會生氣了。不信的話,下次生氣時,馬上快速行香,十五分鐘以後再停下來,靜一靜,這時,自己會對原來的生氣覺得好笑,事實上也是不值得生氣。會生氣,是因為自己情緒不好,誰倒霉誰碰到了,就把從前積壓的氣一次全沖出去,找他作代罪羔羊而已。所以,用快速行香來拋掉不好的能量,是一種很好的方法。
 
四、發洩能量
再如:先生在外喝酒,太晚回來,你生氣了,這時怎麼辦?最好停止辯論。接著,離開發生沖突、惹你生氣的地方,找個安全的場所發洩生氣的能量;譬如回房間,拿枕頭,把結婚照貼在枕頭上,握著拳頭,就往先生的臉上捶。但是捶的時侯,要記得面對鏡子,看看自己在做丑陋的行為時好不好看?邊打邊看,看到最後,就會發現自己內心的丑陋。這時,生氣的能量會被鏡子裡的你吸收,你就看著鏡子,當成生氣的是鏡子裡的你,不是鏡子外的你,你只是一個觀眾,那表演生氣的演員是在鏡子裡。這樣,你生氣的能量,既不會干擾自己、傷害自己,又能得到適當的發洩,更不會把生氣的能量壓抑回內心深處。
 
當能量壓抑到內心深處後,會愈壓愈厲害。本來,一次一次地將氣發出去就沒了,但是你卻不讓它發洩,反而把火藥倒進內心深處,原來是一次倒一點、一次一包小小包,最後卻變成一包大大包,就等於把壓抑的能量累積了;原來的爆炸范圍是一公尺,現在變成全家;你再壓抑,爆炸范圍就會波及鄰居,最後波及同事,更厲害的壓抑,會把它從黃色炸藥的威力變成原子彈、核子彈的威力,一旦爆發,會使更多無辜的人遭殃。你看那精神錯亂的人,拿著槍在公共場合,砰砰砰亂掃一通,傷及無辜,造成悲劇。一個人最危險的事,就是壓抑自己生氣、憤怒的能量,沒讓它適當發洩。
 
發洩的方法還有很多,舉個例,當你生氣、憤怒時,可以找一些比較動感、節奏感強,但又溫和的音樂來聽。讓你的身體隨著韻律而動,這樣,很容易就把生氣的能量隨著音樂拋掉。但是像這樣靠著外在幫助,並不是究竟的。所以,很多人來參加禅修,我都教他們比較根本的方法,像獅吼禅,帶他們去森林、瀑布裡大喊大叫,把他們的壓抑都喊出來;甚至也教他們去拋念頭,都很有效。不過,這些方法在家裡都不能做,一做,鄰居會以為你瘋了,打電話叫救護車把你送走。
 
五、藉聲觀照
怎樣讓自己清清楚楚地看清自己生氣的言行和樣子,怎樣幫助自己學習觀照?除了看鏡子,還有一個方法:生氣時,把錄音機打開,放在鏡子後面,對著鏡子,把生氣的原因、理由統統發洩,說出來,包括要用什麼方法解決、報復等,都講出來。講完後,盤腿打坐半個小時;坐完,再打開錄音機,聽聽剛才憤怒時所表現的言語和口氣。聽過後,保證下一次生氣時,你會很有分寸,不相信,回去試試看。
 
六、觀照能量
上述幾種處理生氣、憤怒的方法,是為了協助還沒經過禅修,及沒觀照能力的人,暫時可用的技巧,事實上,我們要看清自己的內心世界,就必須學習往內看,才能進一步觀照到自己的情緒變化。
透過禅的修持,具有觀照能力後,在生氣、憤怒之前,就會發現有一股能量在醞釀,當觀照到這股能量生起後很快又消失,就可警覺到這能量是要產生不好的現象,會發生暴力。假定觀照到這能量生起後繼續成長,而且愈來愈強烈,那麼,這能量將要產生的表象一定是好的,是慈悲、喜悅、和諧的。
 
譬如,碰到同事或親友家裡發生變故,很悲慘,我們有一種替他難過、也有一股慈悲的力量,想要盡力幫助他,所以,慈悲喜悅的心生起,當我們觀照它,它會一直很細且持續的流動、成長下去。假定有觀照能力,觀照到這能量生起後消失,這能量一定是不好的。假定沒觀照能力,這能量就會往上沖,沖昏了頭,引伸暴力事件。很多人一生氣,氣到打完架,才知道自己生氣。很多夫妻吵架,吵到沖昏頭,找不到東西摔,直到十幾萬的古董摔破了,才知道可惜。到兩個人的能量都發洩完了,才坐下來說:「都是你,不然我不會摔這古董。白白損失了十幾萬!」這時候知道已經太慢了。
這是因為沒有一點觀照力。
 
所以,透過禅的修持,是要提前觀照到生氣的能量,在它還沒影響、干擾、傷害人之前就發覺到。如果等到能量發洩完,才知道自己生氣,這就表示沒有一點觀照力。假定能量醞釀到最高峰時還能發現,也還算不錯,但是醞釀到最高峰才觀照到,也已經是最危險的點。很多殺人犯在生氣到極點時,可以觀照到自己生氣的能量,他也知道殺人會被關,但是已經來不及了,這時,他的行動比觀照更快就砍下去。所以,透過禅的修持,是要觀照到生氣還沒達到高峰就要察覺。假定觀照能力很強,在能量還沒形成之前就觀照到,知道它要形成,這就表示透過禅的修持,定力和智慧已經見到一點功力了。
總之,要處理生氣和憤怒,就要透過禅修的技巧,適當地引導和宣洩能量,在宣洩中既不影響、干擾、傷害別人,也不影響、干擾、傷害自己。這樣的技巧、方法才是正確的。
 
七、一個實例
老師在監考時,抓到一位同學作弊,這同學也承認作弊,監考老師就沒送到訓導處記過,只交給導師處理。但是,這位同學在導師面前不但不承認作弊,反而說監考老師誤會他。結果,這位監考老師氣了好幾天,氣得連吃飯都會胃痛,甚至吃不下去。為什麼?因為老師這種職業,很容易在不知不覺中承受歷史的包袱,養成貢高我慢,抬高自己、看輕別人的弊病,這種弊病就是以為自己是專門教訓別人、管教別人,看別人錯誤的人。如果我們把看別人錯誤的心,轉回來看自己,再把看自己優點的心,拿去看別人。
 
老師在改考卷時,幾乎都是:「這題錯了,扣兩分;那題錯了,扣三分、四分;總共得幾分。」。要培養具有觀照的能力,就要改個方式改考卷:「這題對了,給二分;那題對了,給一分、三分;加起來共得幾分。」在學校,很多同學做對了很多事,老師卻看不到;而只要做錯一件事,老師馬上就看到。其實老師的工作就是協助學生術德兼修,所以當學生犯錯或迷惑時,應該以慈悲與智慧加以引導,沒必要抬高自我意識與尊嚴和學生產生對立,否則老師就是在自尋煩惱、自討苦吃。假定學生跟老師一樣行,那讓學生當老師就好了,何必要老師呢?所以,當老師的人要改變自己,就要透過禅的修持,把貢高我慢的心轉化為謙遜的心。這樣,就不會時常覺得學生干擾了自己清淨的心,這時老師的生命才能獲得蛻變;這點相當重要。
 
對聽話的小孩,一般父母都覺得自己受到尊重而感到高興,往往造成盲目與偏袒,明明這個小孩做錯很多事,十件有九件錯,他們都看不到,只看到做對的那一次,就加以拼命褒獎。但是,對叛逆的小孩,明明做對九件事,只錯一件,父母卻偏執,只看到他做錯的那件,而且一直掛在心上,嘴巴還不停地唠叨。這種父母不但造成家庭不和諧,也加深親子代溝,更嚴重地會教養出危害社會的問題人物。
不只父母、老師,任何人都一樣,唯有透過禅修,才能使自己的生命得到蛻變。不信的話,就請常來聽聞佛法,修持禅法,慢慢地,你的家人、鄰居、朋友,都會發現你的脾氣、性情在改變;你的生命素質也在提升,頓時你的生命就會得到蛻變,相信大家都會感覺得出來。
 
 

上一篇:明清居士名家文集:楞嚴經述旨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第八(陸西星)
下一篇:明清居士名家文集:楞嚴經述旨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第九(陸西星)


即以此功德,莊嚴佛淨土。上報四重恩,下救三道苦。惟願見聞者,悉發菩提心。在世富貴全,往生極樂國。

台灣學佛網 (2004-2012)

百度